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元尊

第七百第章 武瑤

    好看的小說haotxt多年前,武王篡周,大周崩裂。

    大周之王周擎,率領殘部節節敗退,最終被逼入荒涼而遙遠的北域,自此,曾經威震蒼茫大陸的大周王朝破裂,武王創立大武王朝,取而代之,成為了蒼茫大陸上的頂尖王朝。

    武王設計,奪取了大周太子周元的“圣龍氣運”,灌注于武王之妻于同月同日所誕生的男女雙嬰體內,于是,大武王朝有“龍凰氣運”相護,鎮壓國運。

    而這些年間,大武國運鼎盛,如那煌煌大日矗立于這蒼茫大陸,諸國來朝,氣象已成。

    ……

    大武王宮,后苑。

    一片空地上,數名身材壯碩的侍衛圍著一名身穿明黃衣衫的小男孩,小男孩負手而立,那眼眸之中的高傲,似自骨子中散發出來,宛如天生的王者。

    而周圍的侍衛,虎視眈眈,片刻后,猛地暴沖而出,拳腳劃起破風聲,隱有殘影對著小男孩狠狠地轟去。

    望著眾人攻來,小男孩嘴角浮現一抹笑容,笑容中,帶著一絲兇悍。

    轟!

    他不僅沒有退避,反而筆直疾射而出,直接是沖進了那一片攻勢之中,只見得其小小的拳頭上,有著淡淡的源氣涌動,看似微小的拳頭,卻是蘊含著沉重的力道。

    砰!砰!

    每當他的拳頭落到一名侍衛的身體上時,后者便是身軀一震,胸膛仿佛都是塌陷了下去,一口血霧噴出。

    小男孩下手狠辣,毫不留情,待得其人影穿過時,那數名侍衛皆是倒飛了出去,在那地上滿地打滾,滿身的鮮血。

    這種結果,似乎是有些出人意料。

    “哈哈,好,不愧是我武家之龍!”當戰斗落下的時候,在那一旁的石階上,頓時有著大笑聲傳來,周圍的侍衛、宮女皆是趕緊跪伏下來。

    只見得那里,一名身材高壯的中年男子面帶笑容,他模樣堅毅,眉宇間充滿著威嚴之氣,一股壓迫感從其體內散發出來,讓人戰戰兢兢。

    赫然是如今大武王朝的武王陛下。

    而能夠被他稱為武家之龍的小男孩,自然便是大武王朝的太子——武煌。

    在武王身旁,有著一名黑衣老者笑道:“太子殿下可真是天縱奇才,兩年前他才剛剛接觸xiu liàn,如今卻已是開七脈,這般速度,可謂是曠古爍今啊。”

    武王笑著點點頭,看向那武煌的眼神中,也是充滿著滿意,有這般龍兒,他大武王朝,何愁不興盛。

    而在笑著的時候,當他的目光看向后苑的另外一個方向時,眉頭便是忍不住的皺了起來。

    只見得在那花苑中,一名穿著小裙的小女孩正盤坐著,在她的懷中,似乎還捧著一只傷了腿的小鳥,她正在小心翼翼的為小鳥纏著傷腿。

    小女孩雖然年齡尚幼,但那小臉已是顯露出了絕世美人般的輪廓,白皙的肌膚,猶如白玉一般,在日光下泛著光澤。

    小女孩名為武瑤,也是這大武王朝的小公主。

    武王望著武瑤,眉頭緊皺,原本他對于武瑤,同樣是寄以厚望,畢竟當年那大周太子周元的圣龍氣運,便是由武煌、武瑤二人所吞。

    可如今這幾年下來,武煌將那圣龍氣運徹底覺醒,并且化為己有,兩年前開始xiu liàn,速度突飛猛進,如今已是開七脈。

    而反觀武瑤,卻是毫無動靜,絲毫沒有因為那曾經吞噬的圣龍氣運顯露出什么不同,甚至,連xiu liàn也是頗為的緩慢,與常人無異。

    顯然,她并沒有讓得體內的圣龍氣運覺醒過來。

    這讓得本對她有著厚望的武王顯得極為的失望。

    “莫非武瑤的身體,并不適合那圣龍之氣嗎?”武王的眼神微微閃爍。

    他沉默了一下,緩緩的道:“明日武煌與武瑤就都八歲了……”

    “去叫人準備明日的洗禮,希望這一次,武瑤能夠覺醒她體內的圣龍氣運,開始xiu liàn,不然的話,這圣龍氣運對于她,就太浪費了。”

    武王的臉龐沒有什么表情,顯得有些冷酷,淡淡的道:“若是她真的不適合的話,那就想辦法將她體內的圣龍氣運剝奪出來,灌注給武煌。”

    “只有這樣,武煌才能夠將圣龍氣運徹底的發揮出來,護佑我大武,千載不衰。”

    一旁的黑衣老者聞言,頓時一驚,低聲道:“陛下,如果將小公主體內的圣龍之氣剝奪的話,恐怕,會讓得她元氣大傷啊,甚至未來都有可能無法xiu liàn。”

    武王沉默片刻,淡漠的看了他一眼,道:“就算無法xiu liàn,她依然是我大武的公主,本王又不會虧待了她,她是皇家之女,自小優越,自然也應該為大武做一點什么。”

    黑衣老者默然,看向那花苑中的小女孩,心中嘆息一聲,整個大武誰不知曉,這位小公主殿下內心柔弱善良,可惜的是,皇家之中,善良這種東西,怕是最不需要了。

    希望明日,小公主殿下能夠覺醒體內的圣龍氣運。

    在他們說話的時候,花叢中的武瑤小手小心翼翼的捧著被纏住傷腿的小鳥,小臉上露出純真的笑顏。

    “喂,這鳥兒都快死了,還救它做什么?讓我把它烤了吃!”不過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忽然傳來,然后便是有著手掌伸來,一把對著武瑤手中的小鳥抓去。

    武瑤大驚失色,急忙將小鳥護在懷中。

    砰!

    那手掌拍在了武瑤手臂上,力量不小,頓時將她震倒在地,小臉上浮現出一抹痛苦之色,那手臂上,一片淤青直接就浮現出來。

    “武煌,你!”她惱怒的看向面前的小男孩,正是武煌。

    武煌撇撇嘴巴,伸手去搶,道:“一只鳥兒而已,快給我。”

    同時他忽然有些怒氣的道:“這些東西,哪里值得你這么關心保護?”

    他眼睛盯著武瑤懷中驚慌的小鳥,心中不知為何愈發的惱怒,眼中甚至有著一抹對那無辜鳥兒的殺意。

    一個無關緊要的小畜生而已,也配她這般關心嗎?

    就算是面對著他,她也沒這么在意過?

    他的心中,升起一種無法言明的妒意。

    面對著武煌的拉扯,武瑤死命的護住,但哪有武煌力氣大,當即氣得淚水都在狹長的眼眸中打著轉。

    “武煌!”

    不過好在此時一道嚴厲女子喝聲響起來。

    只見得一名宮裝鳳冠的女子在一群宮女的簇擁下快步而來,女子身軀單薄,臉頰極為的蒼白與虛弱,被宮女扶著,瞪向武煌,道:“不許欺負武瑤!”

    武煌只能哼哼的縮回手,抱拳道:“母后。”

    武瑤連忙爬起來,躲到了宮裝鳳冠女子身后,委屈的道:“母后。”

    這鳳冠女子,正是如今大武的皇后,也是武瑤與武煌的親母。

    皇后寵溺的摸了摸武瑤的小腦袋,然后看向武煌,沉聲道:“不是跟你說過,不準仗著力氣欺負武瑤嗎?快跟她道歉。”

    武煌聞言,頓時昂起頭,不服的道:“是她自己太弱了。”

    “你!”皇后怒視。

    “呵呵,好了好了,小孩子間的玩鬧而已,皇后你何必當真。”后面有著笑聲傳來,只見得武王大步而來,沖著皇后笑道。

    “倒是你,身體不好就不要亂跑么,好好休養。”

    見到武王如此的庇護武煌,皇后也是無奈的一笑,劇烈的咳嗽了幾聲,便是感覺到一股虛弱從體內散發出來,這是當年武王使用手段讓得她硬生生的將誕生之日延緩了三年所留下的后遺癥。

    武王拍了拍武煌的肩膀,然后目光看向躲在皇后身后的武瑤,笑容微斂,道:“武瑤,明日就是你們的八歲洗禮了,這一次,你一定要覺醒體內的圣龍氣運,絕不能再失敗了,知道嗎?”

    他的聲音,頗為的嚴厲,讓得武瑤微微打了一個顫。

    武王說完,也就不再停留,拉著武煌轉身而去,并沒有再多看武瑤一眼。

    咳!

    皇后望著武王離去的身影,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身旁的宮女們也是連忙扶持著。

    “母后,您沒事?”武瑤拉了拉皇后的衣袍,小臉上滿是擔心。

    皇后沖著她露出慈愛的笑容,蹲下身子,摸了摸她的小臉,輕嘆一聲,道:“瑤兒,明日的洗禮,你可得成功啊,不然以后可怎么辦?”

    身為夫妻,她太了解武王了,作為一個功利至上的人,為了大武,他能夠做出任何的事情。

    當年他費盡心機,方才奪了大周那位太子的圣龍氣運,分別灌注于武瑤、武煌體內,如今武瑤卻是絲毫沒有要覺醒的跡象,顯然武王不會坐視不管,任由她浪費那份圣龍氣運。

    武瑤抱著皇后的手臂,道:“母后不用擔心,以后看見武煌,我就躲著他,而且,不是還有母后在嘛。”

    皇后苦笑一聲,她望著純真善良的武瑤,眼圈微紅,瑤兒,就怕母后沒有太多的時間來看著你長大了。

    “瑤兒,答應母后,要早早覺醒……這個世界上,只有屬于自己的力量,才能夠不被別人欺負,母后希望你能夠好好的保護自己。”皇后看著武瑤,道。

    望著皇后那認真的目光,武瑤也不敢再撒嬌了,點點小腦袋,似懂非懂的道:“母后,我知道了!”

    皇后這才微微一笑,欣慰的摸了摸武瑤的小腦袋,然后她抬起頭,望著武王離去的身影,眉頭緊皺了起來。

    先前武王的話中,讓得她感覺到一點不安。

    希望……是她的錯覺。

    翌日。

    大武王宮,一座深殿之中。

    大殿中,有著兩汪水池,而如今,水池之中的池水呈現沸騰般的姿態,池水暗紅,散發著幽香,那是匯聚了諸多珍貴的源材所煉制。

    在兩座水池旁,武王負手而立,在他的面前,武煌與武瑤皆是身著單衣,只不過他們看向面前沸騰水池的眼神,都是截然不同。

    武煌是熾熱與迫切。

    而武瑤則是顯得有些畏懼。

    “武煌,武瑤,準備下去。”武王低沉的開口道,“這兩池水,可是消耗了許多珍貴源材,用來洗禮最為合適不過。”

    “是!”

    武煌興奮的應了一聲,然后毫不猶豫的便是噗通一聲跳進了池水中,沸騰的池水令得他齜牙咧嘴一番,然后便是盤坐在其中,開始吸收著池水中蘊含的精純源氣。

    而武瑤則是有些猶豫,一對大眼睛有些求助的看向武王身后的王后。

    王后也是顯得心疼,但看著面前面無表情的武王,她也只能暗嘆一聲,對著武瑤搖搖頭。

    武瑤見狀,只能咬著嘴唇,大眼睛中有些水霧,然后緊咬著牙,一步步的走入沸騰的池水中,頓時小臉被灼燒得滾燙,渾身如白玉般的肌膚,都是通紅起來。

    不過最終她還是強行的忍耐了下來,在水池中盤坐。

    大殿內,變得安靜。

    武王略顯緊張的目光,不斷的在武煌與武瑤的身上來回的轉動。

    轟!

    而這種安靜持續了約莫一炷香的時間,忽然武煌所在的水池中,竟是有著低沉的悶聲炸響,只見得水浪翻滾,武煌的體內,有著源氣波動散發出來。

    他的身軀,仿佛都是在此時變得高壯了一些。

    “開八脈!”武王見到這一幕,頓時大喜,仰天大笑道:“好,好,不愧是我武家之龍,短短不到兩年,就打通了八脈!”

    這般速度,可謂是相當出色了。

    武王滿臉的喜悅,不過當他的目光轉向武瑤所在的水池時,笑容便是一滯,因為他見到武瑤依舊盤坐在其中,但卻毫無源氣的波動。

    似乎武瑤根本無法吸收滿池中的精純源氣一般。

    隨著時間的推移,水池中的沸騰漸漸的冷卻,其中蘊含的精純源氣也是隨之消散,武瑤盤坐在其中,冰冷徹骨的池水,令得她哆嗦了起來。

    “父……父王,我,我可以出來了嗎?”武瑤牙齒打著顫,顫聲道。

    一旁的王后也是連忙看向武王。

    武王滿臉陰云密布,他望著武瑤的眼神,似是顯得極為的失望,最終他沒有說一句話,袖袍一揮,便是冷冷的轉身而去。

    顯然,這次的洗禮,武瑤依然沒有覺醒圣龍氣運。

    池水中,渾身濕冷的小女孩望著武王離去的背影,后者離去時那充滿著失望與冷漠的眼神,令得她本就冰寒的身軀,更為的陰寒了。
腾讯分分彩五星定胆人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