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強贅婿

第418章:仇妖兒?美杜莎女王?夢幻

    建造女王城的那位女皇顯然是一個建筑狂人。

    她在位幾十年時間,不但建造了王宮,而且還把自己的陵墓也建好了,而且就建在王宮之下。

    偏偏這位美杜莎女王還就喜歡在陵墓里面閉關,這是啥心理啊?

    張春華說過了,這幾年時間美杜莎女王大部分時間都在陵墓下,醒來的時間很短暫。

    頓時沈浪更加心痛幺幺小寶貝,她都已經五歲了,絕大部分時間都躺在床上睡覺,不但爸爸不在身邊,就連媽媽也大部分時間不在身邊。

    沿著王宮一直往下,然后就是一道長長的隧道。

    這就是通往陵墓的隧道?為何是晶瑩剔透的?一百多年前那位西侖女皇陛下到底是何等的夢幻情懷?

    從王宮到陵墓,就意味著從生存到死亡,卻用這么絢爛的隧道?

    沿著隧道一直往下,發現絢爛漸漸變得黯淡了,最后變成了黑暗。

    這是象征著人生從絢爛多姿變得黯淡?最后變成陷入永恒的黑暗嗎?

    這段黑暗的隧道不知道有多長,毫無光芒完全伸手不見五指,象征著閉眼之后的長眠。

    接下來這個隧道漸漸出現了一丁點的光芒,就像是夜晚的星空一般,到處星星點點,仿佛布滿了星辰。

    繼續往下走,這隧道的星星點點越來越密集,仿佛置身于璀璨的星空之中,這些星星點點都是用特殊的夜光寶石鑲嵌而成的。

    就這個隧道,便讓沈浪驚艷不已。

    終于走到了隧道的盡頭,張春華上前打開機關。

    隧道盡頭的門打開了。

    這門的后面就是陵墓了,沈浪不由得幻想這陵墓是何等之模樣。

    “唰!”

    一道光亮瞬間刺激得沈浪幾乎睜不開眼睛了,因為剛才長長的隧道置身于黑暗。

    這……這就是陵墓?

    這明明是天堂?

    沈浪第一次見到這樣的陵墓,完全是五彩斑斕的世界。

    粉紅色的石橋,下面是靜靜流淌的地下河水,橋的盡頭就是陵墓了。

    它建造和懸崖頂上的王宮幾乎一模一樣,一樣有城墻,有宮殿。

    完全和王宮一比一建造,但卻是倒立的。

    你敢想象嗎?一座倒立的王宮建在地下當成陵墓?

    給人一種感覺,仿佛這里就是王宮的倒影。

    西侖第二帝國那位女皇的藝術真是讓沈浪嘆為觀止,何等的浪漫情懷,何等的才華,才能有這樣的構思啊。她的女王城是獨一無二的,她的陵墓更是天下無匹。

    張春華和沈浪走過了石橋,來到了陵墓的門前,也就是倒立王宮的面前。

    他已經無法再前進一步了,因為接下來的一切都是倒立的了,他可沒有那么牛逼的武功可以倒立站著。

    陵墓王宮的大門前,果然有四個人,靜靜地一動不動,就仿佛是雕塑一般。

    她們是上古人類?

    沈浪看不出來,因為她們和木蘭是不一樣的。

    她們一點都不美,雖然是女性,但是卻和男人一樣雄壯威武,竟然清一色的國字臉,每一個人都在兩米左右。

    “我不能再過去了,事實上我也過不去了。”張春華道:“任何踏入陵墓范圍的人,都會被她們斬殺。”

    沈浪道:“那如何證明能不能過去?”

    張春華道:“如果你走過去,沒有被斬下腦袋,就證明你可以過去啊。”

    我,我艸死你個狐貍精,你就那么想要我被斬首嗎?

    沈浪朝著四個高手道:“請問,我可以過去嗎?”

    那四個高手沒有理會。

    沈浪高呼道:“仇妖兒,美杜莎,我是沈浪,我要來見你了。”

    里面沒有任何反應。

    沈浪道:“四位高手,我是幺幺小公主的父親,我可以過去嗎?”

    那四個高手依舊如同雕塑一般一動不動,置若罔聞。

    沈浪這就完全不解了,這是可以進,還是不可以啊?

    “曾經有人嘗試著進入嗎?”沈浪問道。

    “有。”張春華道:“我的一個師姐有了重要的發現,想要稟報女王,也來到了這里,也是遇到了這四個雕塑一般的高手,沒有任何反應,但是她邁出了不到一步,就被斬殺成了五截,所以我就成為了唯一的女官。”

    張春華說這些話的時候非常風輕云淡,這讓沈浪再一次恨不得日死她。

    沈浪目光望向這四個高手,動用x光掃描她們的全身。

    為了安全起見,他將脖子上的噩夢石露了出來。

    守衛王宮陵墓的四個高手依舊沒有任何反應,沈浪閉上眼睛。

    他堅信這四個人不會動手殺他,猛地一咬牙,沈浪邁出了腳步,踏入了王宮陵墓的范圍之內。

    張春華幾乎屏住了呼吸,她是真的擔心沈浪直接被砍成五截。她雖然嘴上說得輕巧,但沈浪再一次出現在她的眼前,她的內心真是無比激動狂喜的,絕對不想見到沈浪有事。

    然而什么都沒有發生,那四個倒立站著的高手依舊如同雕塑一般,沒有任何反應。

    憑什么啊?為什么啊?這下子張春華不由得不忿。

    張春華不由得微微邁出玉足,做出要踏入陵墓王宮的架勢。

    瞬間……

    涌起了驚天的殺氣,幾乎將人嚇得直接要蹲在地上。

    四個高手依舊沒有動彈,但是四雙眼睛整齊朝著張春華望來,這目光簡直太驚悚了。

    不吹不黑,這一瞬間張春華幾乎要嚇尿。

    她原本以為沈浪能夠進去是因為這四大高手睡著了,現在看來完全不是啊,就是因為沈浪可以進入,她不可以。

    憑什么啊?任何人都不能進入女王閉關的陵墓,偏偏沈浪就可以?

    就憑兩個人曾經睡過嗎?但美杜莎女王不是仇妖兒啊。

    ……………………

    沈浪進入了王宮陵墓的范圍后走得非常艱難,因為這里的一切都是倒立的,所以他算是走在天幕上,小心翼翼走進了陵墓的內部。

    美杜莎女王應該就是在這間中心宮殿之內了,沈浪努力爬到宮殿的頂端,然后來到這座宮殿的大門。

    這宮殿上雕的是什么?這就是西侖第二帝國女皇的雕像嗎?

    沈浪看了一眼,就仿佛心神被奪了一般,目光一下子都無法移開。這位西侖第二帝國的女皇如此美麗嗎?就憑一個雕像便讓人移不開目光?

    不過現在這位女皇陛下還是放在一邊,重要的是美杜莎女王。

    沈浪不由得在腦子里面構思幻想,仇妖兒究竟變成了什么樣子?

    至少,她還是不是仇妖兒?

    謎底馬上就要揭曉了。

    沈浪深深吸了一口氣,用力推開了門。

    他第一眼就見到了里面的那個……美杜莎女王。

    然后,他瞬間被定格了。

    她……她果然不是仇妖兒了。

    或許她曾經是,但現在真的不是了。

    沈浪非常非常努力想要找到之前仇妖兒的痕跡,但是真的很難。

    木蘭寶貝蛻變后還是木蘭,盡管變得更美更高了,身材更加魔鬼了,但是性格沒有變,那股熟悉的氣息也沒有變,甚至長相依舊保留了原來的百分之八十模樣。

    而仇妖兒?保留了多少?

    百分之十?或許還不到。

    沈浪無法用語言去形容眼前這個女人的美麗,也無法去形容她的身材。

    因為也超過了語言能夠形容的范疇,也超過了認知。

    不管是她的面孔,還是身材,都已經充滿了一種魔幻的氣息。

    甚至傾國傾城都已經不合適形容這位美杜莎女王了。或許真的只能用一個詞,魔幻一般的美麗誘人。

    難怪張春華也無法確定這位美杜莎女王是不是人類。

    沈浪非常非常努力,才在她身上找到了仇妖兒的某些特征,真的只有一點點了。

    她真的不像是人類了。那為何稱她為美杜莎女王?是因為她妖嬈絕世的魔幻面孔嗎?還是她無法用畫筆描繪的身材曲線?

    是了!

    她的身材真的如同美女蛇一般,仿佛每一寸都釋放出無以倫比的魅惑。她的面孔如同地獄和天堂的結合體一般,讓人沉淪,讓人著迷。

    她在那個上古遺跡中究竟發生了什么?以至于發生了這樣的劇變?

    難怪沒有人再叫她仇妖兒了。這一切和她的黃金血脈有什么關系?

    那眼前這個女人應該怎么稱呼?百分之十的仇妖兒,百分之九十的美杜莎女王?

    沈浪不由得有些心亂如麻。

    ……………………

    美杜莎女王依舊沒有睜開眼睛。

    因為這座宮殿是倒立的,所以沈浪坐在穹頂之上,他和美杜莎也是倒立的。

    他就這么靜靜等著,等著她醒來。

    幾個時辰過去了。

    一天時間過去了,兩天時間過去了。

    女王依舊沒有醒來。

    沈浪沒有嘗試叫喚,也沒有嘗試用噩夢石刺激。

    因為強大到她這樣的級別,自然會在她該醒的時候醒來。

    這段時間內,沈浪絞盡腦汁就和她說了三句話。面對仇妖兒他還能說出一些話,還有一點點共同語言,但是面對這個美杜莎女王,真的有點太陌生了。

    兩個人唯一的關聯就是幺幺寶貝了,至少她是幺幺的親生母親。

    兩天兩夜后,沈浪離開了,美杜莎女王依舊沒有醒來。

    因為他等不了了,再等下去他就要餓死,渴死了。

    ………………

    回到王宮,沈浪第一時間就去抱幺幺小寶貝。

    這個小寶貝依舊在沉睡,就和她媽媽一樣,但是被沈浪抱起的時候,她立刻就醒了過來。

    沈浪端詳著她的小臉,難怪長得這么驚人的美麗,他之前還奇怪,這個小寶貝和他并不是很像,也不像仇妖兒,為何如此漂亮啊。

    現在終于找到原因了,她的母qin měi到了驚天動地的地步。

    小寶貝吃的東西是要特制的,是一種乳,是美杜莎女王親自弄來的,甚至沈浪都無法分辨它的主要成分。

    沈浪用勺子喂她,幺幺小寶貝吃得很乖,甚至還露出了非常幸福的小眼神。

    她很依戀沈浪,幾乎從見到的第一眼她就很依戀。

    她會說話,她什么都懂,聰明到絕頂。

    但是仿佛不愛說話,而且她也確實不必開口,因為她的任何想法都可以通過目光流露出來。

    真是很神奇了,她寶石一般眼睛一轉,沈浪就知道她要什么,說什么。

    “我們幺幺竟然是大姐姐,這是沈宓妹妹。”沈浪在畫紙上畫下了沈宓小寶寶的畫像。

    幺幺看得很仔細,甚至還嘗試用小手去摸沈宓妹妹的臉蛋,當然僅僅只能觸碰到畫紙而已。

    “這是沈野弟弟,他非常非常調皮的,動不動就哭。”

    “這是沈力,他是幺幺最小的弟弟,非常乖的,從來都不哭的。”

    看完這些畫像后,幺幺寶石一樣的大眼睛朝著沈浪望來。

    “幺幺也想要爸爸給你畫像是不是?”沈浪笑道。

    幺幺小寶貝點了點頭。

    接下來,沈浪完全不用看,就把幺幺畫了出來。

    畫的非常好,非常像,但是幺幺的漂亮如同她母親一樣,是有些超乎認知的,所以憑借沈浪的畫工還很難完全表現出來。

    “咯咯……”幺幺笑了一下,她非常喜歡這些畫像。

    接著她朝沈浪伸出小手。

    “幺幺也要畫嗎?”沈浪問道。

    幺幺點了點頭。

    沈浪把畫筆遞了過去,然后幺幺開始作畫,她畫的是沈浪。

    然后沈浪驚呆了,張春華也驚呆了。

    沈浪道:“幺幺以前學過?”

    張春華搖頭,幺幺小公主絕大部分時間都在睡覺,怎么可能會學過畫畫,她甚至說話都沒有時間學的。

    這下子沈浪真是徹底驚艷到了,我的女兒這么強?這已經超過了天才的范疇了?

    因為幺幺畫得實在太好了,她是看著沈浪畫畫所以學會的,但是她的畫風和沈浪不一樣。

    沈浪是逼真寫實的素描,而幺幺竟然有些像是動漫風格。她的畫充滿了童真和幻想,但是卻非常神似。

    沈浪等著她的大眼睛,驚詫道:“天哪,我的幺幺寶貝這么厲害嗎?爸爸都不敢相信啊。”

    幺幺寶貝有些害羞,朝著沈浪懷里縮了縮。

    張春華在邊上看到幺幺已經有些疲倦了,不由得在邊上道:“幺幺小公主該睡覺了。”

    沈浪也看出,幺幺剛剛玩了不到一個小時就非常疲倦了,但是她太幸福和快樂了,所以不舍得睡覺。

    “寶貝睡覺,只要你一睜開眼睛爸爸就在身邊陪著你好嗎?”沈浪柔聲道。

  &nb
腾讯分分彩五星定胆人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