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穹頂之上

422遠方來客

    “啾……嘣!”

    深紅色的斗篷在海風中獵獵地飄著,貨輪尾部的甲板上,沈宜秀手指間的“火箭炮”飛出去,在空中炸開。

    鐵甲仰頭看著,開心得笑出聲。有很多很多年,她沒有跟人一起玩過鞭炮和煙花了,只獨自一人在窗口看過。

    或和爺爺一起,等很晚,在陽臺上放幾個。

    “青子,快,幫我再點一個。”沈宜秀手上還抓著一大把呢,很快又取了一支拈在食指和拇指之間,催促喊道。

    “嗯。早說了讓你自己也拿一根了,拿著不抽就行。”韓青禹轉過來,摘煙吹亮火光,幫她點燃引信。

    “不抽會滅的。”銹妹說著,抬手指了指自己嘴部的鐵甲,意思似乎如果可以,她就真的抽了。

    “啾……嘣!”這一次頭朝下,火箭炮躥進了海水里。

    等它炸響后,沈宜秀趴在船欄桿上使勁地向下看著,想看有沒有炸起魚來。

    二腳踢在池塘里是能炸魚的,她小時候玩過。

    火箭炮是溫繼飛和韓青禹兩人偷偷帶的,反正他們走的通道根本沒人查,除了這個,還有煙花。

    “嗤啦啦砰!”

    折秋泓手上拿著一根點著了的二十四連珠,站那仰頭冷漠地看著。要不是韓青禹和吳恤很可能死在不義之城,她才不會出來呢。她可以一輩子呆在實驗室里不出來。

    同時間,在甲板前部值夜班的船員們聽見動靜,扭頭向上,看了看天空。

    “后甲板誰在那玩啊?”

    “之前看見過那幾個客人,這時間出來看海呢,剛才船長還專門出來給他們清場。”

    “哦,果然是有身份的。先前看著挺嚇人,想不到也有這么大的玩心。”

    “嗯,估計是沒這么看過海,過兩天就厭了。”

    看過壯美的海上日出,回船艙的時候,韓青禹和溫繼飛特意去看了看龍池大師還在不在。

    還好,老頭還在,睡得正香。

    就這樣一天過去了。然后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向北繞行的貨輪,沿途氣溫開始變得越來越低。

    一群人吃飯,看海,睡覺,吃飯,看海,睡覺……吃飯,睡覺。用源能溫養身體。

    韓青禹和吳恤的傷勢暫時仍沒有完全恢復,不過按照折秋泓的估計,等這段航程結束,應該也就差不多了。

    …………

    “嘣嘣嘣嘣嘣!”走廊間快速奔跑的腳步聲很響。

    “青子!青子!”第六天的清晨,賀堂堂一路無比焦急地跑到韓青禹所在船艙門口,一把推開門,大聲說:“快起床,龍池大師不見了!”

    老頭不見了。

    前幾天一直都很安生的龍池和尚,蔚藍姜龍池上將,在出航后第六天的清晨,突然失蹤于海上。

    韓青禹幾個反反復復把貨輪找了幾遍,都沒能找著他。

    “篤篤!”敲門聲傳來。

    “請進。”韓青禹連忙說。

    “報告長官。”船長進門,抬手敬了一個蔚藍軍禮,他并沒有被明確告知此行這幾個人的身份,但是確定對方身份重要,“我剛全部打聽過了,整艘船沒人看到過姜上將……不過,我們的救生艇少了一艘。”

    “……”船艙里幾人緩緩轉頭,互相看了看,“你是說,姜上將開救生艇走了?!”

    “嗯。不過也可能不是開。”船上眼神弱一下,有些慌亂說:“因為除了救生艇,船上還被拆走了一塊鐵板。”
腾讯分分彩五星定胆人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