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桃花坳韻事

第18章

    的那些肥嫩的Bi肉也開始慢慢地粘連著大勇的雞芭陷到整個Bi里。

    這時候的大勇舒服的都快飄上云彩里去了。他就覺得小芳的Bi縫兒緊的好象一個橡皮圈一樣。他剛剛只進了半拉雞芭頭,就已經讓他的身體開始一陣痙攣,連下面的雞芭蛋子都開始一陣緊縮。他剛剛打了一個哆嗦,馬上就感覺到小芳的Bi縫就好象是要往外頂他的雞芭一樣,幾乎讓他的雞芭都從小芳的Bi口里諢了出去。

    大勇趕緊地緩了一口氣,開始一點一點的把雞芭過癮的向小芳的Bi里面插。

    插的越深,就越感覺到小芳Bi縫的緊窄。他的雞芭皮本來就挺長的,這時候幾乎把整個雞芭皮都捋開了,從雞芭頭一直捋到雞芭根兒上。在他弄過的好多女人之中,大勇從未碰到像小芳這么緊的Bi縫兒。舒服的他一邊“噢……噢”的怪叫,一邊過癮的把雞芭一點點全都插了進去。

    由于小芳一直是平躺在炕上,身子直直的繃成一條直線。也不抬屁股配合大勇插入的角度。所以,當大勇把雞芭cao到小芳Bi大半截的時候,就再也頂不進去了。不過大勇從小芳已經有些濕潤的Bi里判斷小芳應該是已經開始有些動情了。

    所以他一點也不著急把整根雞芭都cao到小芳Bi里,反到開始一下一下的扒在小芳身上cao起來。

    其實,當大勇剛把雞芭cao起來的時候,小芳也大大的出乎意料。在她的印象中,老爺們的雞芭都應該是和柱子的一樣。硬起來大的嚇人,cao起來能把女人弄的跟上刑場一樣。再加上剛才她一直是閉著眼睛,也沒有看見大勇的雞芭到底是有多大,所以當大勇把雞芭插進來的時候,多少的讓她有些吃驚。

    小芳一邊閉著眼睛任憑大勇在她身上折騰著,一邊多少的還有有些覺得舒服了。雖然大勇的雞芭cao到自己Bi里的時候,還是會有那種熟悉的膨脹的感覺。可是跟柱子cao自己的時候,那種幾乎要把自己下體插裂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柱子的雞芭不但大,而且他每次cao小芳的時候,都是一上來就快速而力量十足的狠干。把本來就已經疼的要死了一樣的小芳弄的更是痛不欲生。可是大勇不一樣,他的雞芭應該比柱子的小了一半。cao到小芳的Bi里雖然也是能把小芳的下面塞的滿滿的。可并沒有讓小芳覺得有疼痛的感覺。反倒,反倒讓她覺得有一種舒服的滋味在里面。

    再加上大勇并沒有一上來就使勁的cao個不停,而是一下一下緩慢的抽送著。這叫小芳多少有些受不了了。她就覺得自己的Bi里,開始來回被大勇的雞芭摩擦著。每蹭一下,都讓她從Bi縫里到全身都開始有一種又酸又癢的感覺。

    小芳使勁地咬著自己的下嘴唇。幾乎把整個上牙都陷到下嘴唇里了。一股子血絲順著嘴唇開始緩慢的流了出來。她拼命的抵抗著這種布滿全身的酸麻感覺。

    死死的控制著自己,不讓自己叫出聲音來。

    大勇玩了一會兒,覺得有些不過癮了。他先繼續的緩慢cao了幾下小芳的Bi,然后突然猛的把手從小芳的屁股底下伸過去,一把高高地把小芳的屁股托起來,然后一挺腰,一下子把整根雞芭都塞到小芳的Bi里。

    由于小芳已經開始有些感覺了,再加上她極力的控制自己Bi里的酸麻。所以對身子的控制就少了幾分。被大勇一個偷襲,沒有準備的情況下,屁股已經是被他高高的托在半空了。

    緊接著,就感覺著一根大小剛剛合適的rou棍子一下子深深地頂到她Bi縫的深處。似乎已經觸碰到她Bi里最隱秘最受不得刺激的一個小點點上。刺激的她張開嘴,“啊”的一聲大口的喊了出來。

    剛喊出聲,小芳馬上就醒悟過來。她感覺的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同時也在死命的掙扎著,不想讓大勇就這么肆意的控制著自己的身子,在自己身上發泄著。

    可是她的掙扎已經沒有半點作用了。大勇已經開始了快速而深入的抽鍤。每一次深深地cao到她Bi里,都叫小芳全身不由自主的一陣陣哆嗦。而且,大勇也發現了小芳的異常。經驗老道的他并沒有說話,而是用行動一次又一次的插入再抽出,力量也開始愈發的加大。

    這時候的大勇就像一頭發情的公牛一樣,趴在小芳的身上,兩手托著小芳的屁股,把大腿根緊貼著她的兩腿之間,雞芭根兒上那些個亂蓬蓬的蔭毛完全的和小芳的Bi毛貼在一起,雞芭下面那兩個巨大的蛋子晃悠悠的垂在他和小芳的四腿之間。

    隨著大勇雞芭的每一次插入,大蛋子就重重地敲在小芳屁股上,發出“啪”的一聲巨大的聲響。到后來,這中“啪啪”的聲響已經完全的連成了一片。

    雖然小芳極力的想控制自己的感覺。可是從Bi縫兒里傳來的一陣陣麻酥酥的感覺卻叫她完全無法控制。在她極不情愿的狀態下,一股股粘稠的馬蚤水開始從她Bi門里嫩肉的四周開始急速的被擠壓出來。潤滑的大勇的雞芭能更加自如地上里面抽鍤自如。

    “好妹子,你這Bi可真緊……讓哥都……都快舒服死了……”

    大勇敏銳的感覺到小芳Bi門,開始分泌出不少的馬蚤水了,這些馬蚤水能使他的雞芭順利的cao的更深。

    他每一次雞芭的頂入,都能從小芳的Bi縫兒深處感覺到一陣熱流的沖擊,這叫他感覺到自己個的雞芭,有一種說不出的酥酸感覺。他已經使勁地繼續cao著小芳,一邊在她耳朵邊上輕輕地說著。

    聽著大勇在自己個耳朵邊的話。小芳覺得又是羞愧又是無奈。狠不得一刀子從自己個的心口窩上戳起來。她狠死了自己身體上的這種反應。想竭力的控制自己身體的分泌。

    可是從Bi縫里傳來的那種從未有過的快感。根本就不聽她控制的不斷的涌出來。快樂到極點的感覺布滿了她全身的每個角落,她越是想控制,就越是不由自主的從Bi口大量的流出來半透明的馬蚤水。這反倒讓大勇的雞芭可以更加輕松而快速的在里面抽送自如。

    大勇彎下腰跪在小芳兩腿之間,就象一只癩蛤蟆趴在草地上捕食兒一樣。他拱在小芳的身體上,兩只手托住小芳那已經開始顫抖不止的大屁股,不時的調整小芳迎湊的角度,一下一下猛的上下狂頂,連續不斷的抽鍤沖刺……

    漸漸的,小芳實在沒法子在忍受這種從未預料到的快感了。她就感覺著隨著大勇快速的狠cao,開始從她心眼兒里傳來一陣陣象波浪一樣的舒坦勁兒,麻癢的滋味一波波地翻涌而來,她開始下意識的跟著大勇每一次的狠cao而開始前后左右地扭動雪白的屁股來。

    小芳的這種反應很快的就被大勇感覺到了。這叫他變的越來越來勁兒。對于自己的caoBi技術,他頭一次是那么的自信。他已經開始相信自己的雞芭絕對是要比柱子的厲害一百倍。

    竟然能把小芳這樣一些正經人家的小媳婦弄的這么五迷三道的。可他越完全沒有想到,小芳的這種反應,并不是他的雞芭比柱子的厲害,而是他的東西比柱子的小了不少,正好達到小芳能夠接受的程度。

    這時候的小芳已經完全的迷茫了。她的腦子里一片混亂。下嘴唇已經被咬的鮮血淋漓了,可對于身子的奇異反應還是無能為力。她緊緊地纂著拳頭,身子開始隨著大勇狠命地抽鍤動作不停的上下轱踴著。那對豐滿雪白的大奶子也被動的跟著大勇的caoBi動作而來回擺動不停。

    隨著大勇抽鍤速度的越來越快,她的奶子前后亂甩的幅度也就越來越大,她已經是完全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身子了,只能被動的一下一下的被大勇在自己個的Bi里時間cao干。

    “啊……啊……”

    每當大勇cao的比較深比較重的時候,小芳就禁不住就皺起眉頭,發出一聲壓抑的哼叫聲。緊跟著,她馬上就覺得有些后悔,立刻得使勁的閉上嘴唇。可是過一會兒,隨著大勇又一次的深深cao入,她就又一次的不由自主的發出一聲壓抑的呻吟。

    小芳的這種害羞的反應更激發了大勇的x欲。他從后邊用雙手使勁地扒著小芳的屁股根兒,狠不得把小芳的屁股整個的貼到自己的褲襠下。隨著他快速而激烈的cao干,開始忽前忽后一下一下地頂著著小芳的下邊身子,每次抬起屁股,就把他的雞芭以最大限度的抽出來,只留半拉子雞芭頭在小芳的Bi口處。而Bi里深插的時候,就猛的用手往上一抬小芳的屁股,使他的雞芭能更加深入的cao進去。

    這種強烈而刺激的cao干,使小芳更加的抵抗不住了。她就覺得自己的Bi門深處被一根堅硬的rou棒子在來回的蹭個不停,每蹭一下,都能叫她無可抵擋的發出一聲一聲的低沉呻吟。

    大勇聽著這些從小芳嗓子眼兒里發出的呻吟聲,開始覺得自己本來已經興奮到頂點的心情開始變的更加的激動。他覺得自己真的從來沒有想到和一個下女人在炕頭上能cao的這么過癮。他感覺著小芳的那種壓抑的呻吟聲比他停到任何一種呻吟聲都能激發他內心深處的欲望。

    這種感覺開始讓他更加興奮不已。抽動小芳Bi門地速度也漸漸的越來越快,對于小芳Bi門地擠壓也開始越來越重,堅硬筆挺的雞芭不斷挺進小芳的Bi縫兒深處,每一次都能直接的進入到小芳的Bi心中央。

    大勇的這種狠cao開始讓小芳有些發昏了。他每一下的進入都小芳全身都顫個不停。感覺自己的身體已完全沒法子控制了,幾乎是在無意識下,小芳開始以大勇的下體為中心,左右不停地扭動著屁股,Bi毛和大勇的雞芭毛在來回的“刷拉刷拉”的磨蹭著。在迷迷糊糊之中,她已經開始自己主動地迎接著大勇的雞芭。

    隨著大勇cao干的動作在上下迎合著身體。

    眼瞅著小芳從一開始的愛理不理,到現在的主動迎合。大勇高興的都快要瘋了。他開始更加來勁兒地抓住小芳的屁股,隨著自己的cao干而上下托放不止。

    又cao了一會兒,大勇看著小芳那對來回晃動的巨大奶子,開始有些越看越癢癢。他干脆把手從小芳的屁股下面抽出來。一邊繼續的cao干著,一邊狠狠地捏住小芳的奶子在上面揉搓起來。

    他一邊在下面狠狠地猛cao著小芳的嫩Bi,舒服的享受小芳那緊窄的Bi縫的夾吸。一邊來勁兒的用一對大爪子對著小芳那對不停搖擺的大奶子就是一頓狠抓狠揉,這種上下一起的享受讓大勇覺著自己好象是在夢里一樣舒坦。

    小芳也被大勇這種上下齊來的沖擊弄的更加迷茫了。她就覺得自己的身子有一種自己個前所未有的快樂感覺,她禁不住的開始來回擺動自己的腦袋,一頭烏黑的長發也凌亂的四處亂飄,幾乎都遮住了她半拉臉蛋兒,她狠命地搖蕩,幾乎忘記一切的擺動著自己的小細腰來配合著大勇的cao干。仿佛是只有這種發泄才能讓她全身那種憋悶的火氣都發泄出來一樣。

    兩個人就這樣瘋狂的也不知道cao了多就,汗水淋漓的身子都開始發黏了一樣幾乎要粘到一起了。小芳逐漸的覺得自己開始好象是要慢慢地飄到半空中一樣,整個人都開始輕飄飄的。

    突然,隨著大勇一次極端深入的把雞芭狠狠地cao到小芳的Bi門深處,她就覺得自己個好象有一種強烈的尿意從小肚子上一直傳到Bi口周圍。

    “啊……”

    隨著小芳的一聲長長地叫喊,大量的馬蚤水從她的Bi縫中心噴射而出,粘稠的白湯湯開始在大勇的雞芭周圍慢慢的從Bi口里滲出來。

    隨著小芳的高嘲到來,她開始慢慢地回復了自己的感覺。一想到自己個剛才的那些不要臉的表現,小芳就狠不得自己個找個地洞里鉆進去一樣。她開始痛恨自己的身體是那么的不聽控制了。

    而這時候的大勇也快開始有些堅持不住了,隨著小芳Bi縫兒里傳出來一陣強烈的收縮,他就覺得自己個的雞芭好象是已經被小芳吸的不能動彈一樣,神仙一樣的滋味從他的雞芭頭上一直沖到他全身四處。隨著小芳Bi里邊的那股濃熱的馬蚤水噴在他的雞芭頭上,大勇忍不住猛的打了一個機靈,開始嚎叫著更加狠命的抽鍤起來。

    這時候的小芳已經完全的清醒了。她甚至是有些惡心的看著在自己個身上拼命折騰的大勇,任憑他前后左右的在他Bi里狠抽猛插。她默默地閉上眼睛,心里頭靜靜地等待著大勇的盡快完事。

    大勇也覺得有些實在沒有辦法再堅持下去了。他覺得好象有一股子熱流正順著他的雞芭蛋子開始緩慢上移,就像是自己個憋了一泊尿一樣叫自己的雞芭憋的難受。他開始更加有力的深cao著小芳的下體。“啪啪”的聲響不斷的從他和小芳的小肚子處傳出來。

    又干了沒多長時間,當大勇的雞芭又一次強烈的cao到小芳Bi里的時候,他就感覺到小芳的Bi縫就好像是吸管一樣緊緊地吸住他的雞芭頭,就和他發了羊角風一樣,大勇的四肢開始不由自主地痙攣起來,他覺得自己好象全身都要融化了。

    他不由的大聲叫了起來:“妹子,俺……俺來了……我的老天爺啊……太舒坦了……”

    在他身子底下的小芳也感覺到大勇的變化了。她就覺得大勇的雞芭開始越鼓越大,脹的她整個Bi口都覺得滿滿當當的。緊跟著。隨著大勇的叫喊聲,她感受到他的身子猛的僵直了,開始象羊角風一樣的在哆嗦起來。

    感覺到大勇的這些異常,小芳知道他就要開始流白湯湯了。把自己的身子讓大勇這么胡亂cao干,本來就讓小芳覺得厭惡極了,她更不能忍受再讓大勇的白湯湯就這么流到自己的Bi里。隨著大勇身子的重重一壓,小芳機靈的使勁一抬大勇的屁股,然后自己翻身一滾,把身體就完全的脫離了大勇的身邊。

    小芳的動作剛剛完成。大勇那已經爆漲開來的雞芭頭也跟著猛的射出了一股熱騰騰的白湯湯。裸露在半空中的雞芭在小芳的眼中顯得是那么丑陋而惡心,隨著大勇一聲聲不甘心的嚎叫,他那些粘稠而腥臭的白湯湯開始一股又一股接二連三的噴射出,在他炕頭上的床單邊留下一灘一灘的污漬。

    看來大勇的存貨實在不少,他一直抖動的十多下才漸漸的平緩下來。等他慢慢的把氣喘勻了以后,他轉過頭去,有些惱怒的問小芳:“妹子,你……你這是啥意思?”

    小芳沒有理他,開始自顧自的從炕上,地上檢起衣服自己個穿起來。

    看見小芳根本沒有理睬自己,大勇更加的憤怒了。他上去一把就薅住小芳的胳膊,幾乎是有些猙獰的說:“妹子,你……你啥意思啊?咋到了我最舒坦的時候就跑了呢?你看把我這床單弄的一塊一塊的。”

    小芳白了他一眼,有些厭惡的對大勇說:“咋地啊?你還想在俺身子里邊把那些臟東西弄進去嗎?告訴你,俺是有自己漢子的人,你還想把俺肚子肚子弄大了是不是啊?”

    聽了小芳的話,大勇雖然還是有些不甘心,可是卻也無可奈何。他開始腆著臉笑呵呵的說:“沒,俺可沒這么想,可是妹子你……可你也不能就這么地在關鍵時候把俺推開啊,這叫俺……叫俺多不得勁兒啊!”

    一邊說,他一邊還有些意猶未盡的把手慢慢地向小芳的奶子摸去。

    小芳冷冷地看了大勇一眼。“把手拿開。”

    她的聲音涼的幾乎叫大勇打了一個冷戰。

    “咋了妹子?咱倆都這樣了,你還有啥不好意思的啊?”

    大勇陪著笑臉,傻傻地說著。

    “大勇你搞清楚了,是你自己說的,咱倆就這一次,完事了你就自己把欠條燒了,你也保證以后再也不纏著俺了,怎么地,想反悔嗎?”

    小芳繼續用冷冰冰的語氣和大勇說。

    “沒,沒,小芳妹子啊,哥是那樣的人嗎?”

    大勇趕緊的保證道。說著,他從褲兜里趕緊的把條子掏出來,當著小芳的面用火點著了。

    一邊燒紙條,大勇一邊和小芳說道:“小芳妹子啊,你看哥絕對是講信用的人,俺說話絕對算數。可……可妹子你也別太絕情了,這俗話說“一夜床頭白日恩”啊,妹子你就這么狠心的以后再不理哥了嗎?”

    看著條子被火苗一點一點的燒成灰燼,小芳就好象是了卻了一樁心事一樣。

    她閉上眼睛,慢慢地長呼了一口氣。然后睜開眼對大勇說:“行了,別說那些個沒用的話了,咱倆之間的事就到此為止了,以后你是你,我是我。再也沒啥關系了。”

    說完,她轉身就走。

    “妹子,別……別走啊。”

    看見小芳這么不給面子,大勇又著急又生氣。他趕緊的從炕頭上跳下來,想去拽住小芳。一邊下炕,他嘴里一邊還繼續的喊著:“好妹子,你就這么忍心把哥丟下嗎?剛才……剛才哥不是把你弄的挺來勁兒的嗎?你……你自己個也淌了不少水兒不是?”

    聽著大勇的這些臟話,小芳的這心里頭就更別扭了。她不但開始恨大勇,也更恨自己個的身子不爭氣。偏偏在那個時候還能流出那么多馬蚤水來。她甚至懷疑自己就是一個正經八百的破鞋了。越這么想,她這心里就越覺得憋屈的慌。腳底下的速度也越來越快,一溜煙兒,她就沖出大勇的屋子。

    看見小芳根本就沒搭理自己,大勇這心里頭也是急的和啥一樣。他急忙的掀開被子就想去拽小芳。可一下炕,才發現自己還是全身光溜溜的。他趕忙從地上撿地衣服褲子胡亂的套上,跑出屋門就想把小芳拉回來。

    可就這一會兒工夫,等他出門口的時候,發現小芳早就從帳子縫兒中鉆過去了。眼瞅著她一溜小跑的回自己家了。大勇知道今個的事也就這樣了。他站在門口,不甘心的沖著地上就啐了一口吐沫,嘴里惡狠狠地說道:“cao,真他媽的沒勁兒,完事就跑,老子的錢花也真是冤枉。”

    在門口站了半天,眼瞅著小芳是鐵了心的不回來了。大勇自己也覺得沒啥意思了,一掀門簾子,他心不甘情不愿的就回自己屋了!

    九

    當小芳回到自己屋的時候,發現娘和婆婆都已經起來了。正蹲在灶坑邊上給爐子填柴火呢。因為剛才剛剛經歷過那種見不得人的丑事,小芳這心里邊總是覺得有些發虛,她趕緊地走上去,從王寡婦手里把柴火棍子接過去,一根一根的往灶坑里填。

    “小芳啊?剛才你干哈去了,咋半天沒見你人呢?”

   &nbs
腾讯分分彩五星定胆人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