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獨愛僧人

卷一 穿越之得寵寡婦 60 引他為她禁臠(引他為她禁臠)

    繁

    嘉善不理王治阻撓逕自入內。心忖,見浚乾娘又不是什幺貴客,干嘛要淳厚也當陪客?去她那一趟,還要她登堂入室來這請人。倘使不是急于見淳厚,她才不放下身段,誰叫唐進那狗奴才,請個人竟請了一下午都請不來。

    「淳厚師父!淳厚師父!」嘉善嚷著進門,音量繞樑三回。

    里面的人未見其人即聞其聲,感覺此人來勢洶洶全都噤口。

    剛被擋于門外氣吁吁進入后,幾雙眼定睛朝她看,像看什幺怪物似的,她赫然站住腳,盛怒眼神瞅在場人一遭,見淳厚真在這,氣得墜下的嘴角驟然揚起,乍變喜色撇向陌生的花凝人,悠悠道:「原來永和g真有客人,而且還是嬌客呢。」

    她走過去打量花凝人,看她相貌脫俗、儀態端莊,似哪個朝廷大臣之女,遂收斂了幾分脾氣。有道說多個朋友,少個敵人,見她不凡,得嘉善幾分喜愛。

    「嘉善來了,要不也在這用膳,我要御廚給我妹子備了桌筵席,不嫌棄就留下吧。」辰妃不想得罪王惠妃侍寵而驕的女兒,花凝人初次入g,更不想讓她笑話。

    嘉善走近瞧,桌上青紅紫白,看似大魚大r,她嗤笑一聲,瞟淳厚一眼,對辰妃道:「這筵席是葷是素?本公主可不吃素!要葷筵?這淳厚師父也吃葷嗎?」

    她盯淳厚,當然不介意淳厚吃「葷」,吃葷最好不過。

    淳厚暗嘆一聲,「阿彌陀佛!公主誤會。此筵乃款待友人,葷素淳厚不知,自有斟酌。」他打心里希望驕縱的嘉善快來快走,別攪縐大伙j神。

    正中下懷,嘉善就等他這句。喜孜孜道:「我看這桌是葷的,既然如此,客人來了,也見過了,可讓淳厚師父至長春g講經了吧?這……葷的魚r,淳厚師父可不吃,這下可走人了。」嘉善瞧了仍冒煙的湯品竊喜,過去就往淳厚手臂拉,一逕想往外走去。

    「公主……且慢!」淳厚心急一把扳開嘉善,瞥一眼滿臉詫異的花凝人,定了定心道:「阿彌陀佛!」

    被揮開的嘉善見淳厚又是一副靦腆模樣,初綻情竇滿是歡喜,對他的情意更是難掩。

    辰妃見嘉善不罷休解釋道:「今日十五,我交代御膳房備了素菜,且從皇上臥病,永和g上下茹素為圣上祈福,盼龍體早日康復。嘉善若不嫌棄,永和g難得備筵,可留下共飲。」

    嘉善望一眼那盤紅得像蝦的菜餚。不會吧?這御廚也太神了,哪里去做出那玩意兒,那分明是蝦啊……素蝦?!

    氣人!

    嘉善哼了聲,「反正不管是葷是素,淳厚師父昨兒答應今兒就得去,怎可食言。」

    「貧僧沒答應公主,昨兒明說今日有事不克前往,公主是否貴人多忘。」淳厚心里明了,嘉善要他去長春g之用意,事情說穿了也不是什幺明目張膽之事。

    「淳厚,你……」嘉善氣瞠了眼,黑眸嗔了花凝人一眼。心里罵著:一個擅自入g的女子還搞排場,怎不乾脆叫尚書府的人全來給她接風。竟然還敢在你家客人面前數落我?

    她又想了想,他們姐弟沆瀣一氣,又在他人轄地,再說她也不想得罪辰妃,更不想惹淳厚反感,收斂劍拔弩張,她道:「既然今日不行,那明兒呢?」

    淳厚不假思索,「貧僧冒昧問,公主可否記得上回講了什幺,又講到哪兒?」

    嘉善頓時紅顏刷白,「淳厚,你別給我當傻子,我好意過來請你,你至少看本公主顏面過去一趟,你這幺不解風情,我、我……我去找我父皇作主。」

    她泫然欲泣,一轉身,真要離去,辰妃霎時感覺事態嚴重遂向前阻擋,「嘉善,妳父皇病重,別去叼擾,淳厚趕明兒就去,今日就讓他在這與友人敘舊,妳先行回g吧。」

    「可,這……」

    淳厚焦急,眼神落在花凝人花容上,話尚未出口即被辰妃堵住。「明兒去給公主講經,見浚課業順延無妨。」

    嘉善秀眉一揚,這下喜了。「就這幺說定了,明兒巳時,這時候不早了吧。」早知這招管用,早先拿出來。

    淳厚心里一股氣,沒應答,辰妃想小事化無遂安撫道:「公主放心回g,明兒巳時之前,我會叫王治提醒他過去。」

    嘉善終于走人。

    「長姐,嘉善她……」淳厚不明白辰妃為何強他所難,去給嘉善講經并非他必須之事。雖然,他為僧人,布道、弘法、講經責無旁貸,可嘉善無心佛學,只是藉由這途引他前去長春g。

    「淳厚。」辰妃勸他,「嘉善之心多少窺知,這事倘若被皇上得知,好者,皇上賜婚于你;壞者,被人落井下石,妄下之罪恐難脫身,這兩者,想必你都不愿。」

    花凝人聽聞忽感頭暈目眩。賜婚?這是何意?昨夜難眠,今日舟車勞頓,剛被嘉善那一驚嚇,她搖搖欲墜。花凝人突眼前一陣花白,難道嘉善公主……她……

    「夫人……」淳厚一驚,撐住花凝人。

    「妹子……」辰妃被她一臉蒼白嚇著,趕過去扶她。

    賜婚?千里迢迢而來,難道來這看他成親?

    突「砰」了一聲,眼前瞬息一片黑暗……

    …………
腾讯分分彩五星定胆人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