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亂淪秘史

第5部分閱讀

    、靜的喊叫,和大床的「嘎吱」聲。氧氣越來越少,根本不堪這樣大運動的消耗,缺氧的大腦有點迷茫,但那累積的快感反而完全占據了意識。

    高嘲終于降臨了,一股熱流伴隨我全身的一陣抽搐以我能感覺到的強度射進了靜的蔭道。一剎那后靜忽然安靜了,但她的小嘴張大了,身體抖動著,我混沌的大腦一陣欣慰,睪丸里余下的精子歡呼著像潮水般沖入她的肉體,一浪接著一浪,每當我抽搐一下,靜便顫抖一下,我倆淹沒在彷佛無止境的高嘲里,半晌才安靜下來。

    靜轉身抱住了我,把頭枕在我的肩,沒有說話。一會兒感覺肩窩處濕了,我伸手輕撫她打了結的秀發,溫柔地把一縷縷亂發撥在她的耳后,不知該說什么。

    正當我想開口,她忽然道:「我愛你!」

    「我知道。」

    「你愛我嗎?」

    「愛。」

    「多愛?」

    「很愛!」

    「很愛是多愛?」

    「嗯……就是愛到要娶你做老婆,要你給我生孩子。」

    「哎呀!剛才射的時候你都沒戴套!」

    「今天安全期。」

    「他們說安全期也不安全。」

    「……」

    「別睡嘛!」

    「我累了……」

    「陪我說說話嘛!每次都這樣。」

    「……」

    「豬!豬!」

    「……」

    「……」

    迷糊中我彷佛聽見了自己的鼾聲。

    恍惚中,忽然見到公司的女同事星美,在面前晃動著不知說著什么。我看了看四周,灰灰暗暗的一片,不知在哪里,這個場景有點不對,但究竟不對在哪里呢?我混沌的大腦里驀然靈光一閃,「原來我在夢里!」

    隨便做什么!沒后果!我再次望向星美,確定了自己肯定在做夢,伸手便攬住了她。星美二十七、八,頗有姿色,為人婦尚不久,平時喜歡穿緊身長褲,圓翹美臀的曲線展露無遺。我最喜歡上樓時走在她身后,那有節奏而略帶風情的扭

    動每每讓我遐想聯翩……

    懷中的星美眉目不甚清楚,但意識里我知道那就是她。毫不猶豫地在她豐滿的肉體上開始狂吻亂摸。星美啊星美,在遠處丈夫懷中熟睡的你,可知道自己正在男同事的夢境中毫無抵抗地被肆意揉搓?

    夜長夢多這時有一個全新的詮釋,為了避免突然醒來而后悔終生,我迅速地扯下了她的褲子,把她轉了過去,心里狂喊著千萬不要醒,急不可待地對準!插入!雖然是在做夢,下身還是傳來一陣熟悉的快感。我一邊聳動著一邊把星美的上衣從她頭上扯掉,雙手握住了她的ru房盡情地享受著,心里對這個春夢無比滿意。

    正當我享受著禁忌的快感,忽然身邊多了一個身影,在夢中我知道那是靜。

    要是在現實中我早已嚇軟了,可現在這是老子的世界。我一把拉過我的未婚妻到我的身后,把她按跪了下去,甚至不用命令,憑意識的交流,靜開始乖乖地吮吸我的睪丸,隨著我的動作,她的小舌一會兒舔著我和星美結合的地方,一會兒掃過我的肛門,我渾身快美無比,只希望永遠不要醒來……

    一陣該死的鈴聲把我驚醒,我睡眼惺忪地一看床頭柜,原來昨晚我忘了關手機里的鬧鐘。我咒罵著迅速關掉了手機,毫不猶豫地再次合上雙眼,祈求可以回到剛才的場景。腦海里剛才荒唐而香艷的場景還很清晰,但星美和靜的身影終于還是漸漸地淡了,在不甘心地承認失敗后,我長嘆一聲睜開了眼。

    早晨八點半的陽光懶懶地透過窗簾的縫隙鉆進了屋,空隙本來就不大,今天好像還是個陰天,所以不太亮。感覺到下身撐起了被子,我伸手握了握,硬得什么似的。

    我轉頭看了看靜的背影,剛才的鬧鈴好像絲毫沒有吵醒她,她仍熟睡著呼吸緩慢悠長。我想起剛才夢里的靜,心中的欲望難以平復,但又不舍得吵醒了她。

    我側身把堅硬的下身輕輕地頂住了靜的臀縫,試圖獲得一些慰籍。

    靜大概在睡夢中感覺到了我的硬度,動了一下,但沒有醒。我感受著她臀肉的柔軟,小腹里那股火越燒越。魔鬼終于戰勝了天使,我伸手把靜的丁字小褲撥到一邊,下身聳動著頂住了兩片花瓣的夾縫處,剛蹭了兩下,就覺得靜濕潤了。

    靜的呼吸變得粗重,身子動了兩下,慵懶的聲音道,「干嗎呀你……」

    「干你!」我的堅硬繼續摩擦著她。

    「昨晚不是給你了么?」

    「我又想了。」

    「我還沒睡醒……」

    「那你接著睡。」

    「你這樣我怎么睡啊?」

    我沒作聲,一挺腰,進入了一處溫軟濕滑的天堂。

    「嗯……」靜哼出了聲。

    我一手攀上她的左||乳|,閉上了眼,帶著絲絲睡意開始緩緩地抽鍤。靜沒動,只輕輕地喘著,偶爾把屁股扭動一下,配合我的角度。

    插了一會兒,忽然有些尿意,雖然不是時候,但我知道忍著只會越來越糟。

    「老婆,我去上個廁所。」

    「嗯……快點回來……」

    起身走過床前的鏡子,看到自己挺著的rou棒不由有些好笑,想到小峰不知道醒了沒有,便披了件浴袍。心中忽然一動,看了看靜裸露在薄毯外的大片雪白的胸脯和玉腿,拉開了房門便沒有急著關上。

    出門側耳聽了聽,客廳和客房里沒有動靜,年輕人喜歡睡懶覺,應該還沒有醒吧!我把房門開了一半,就進了廁所,想到如果這時小峰走出房間,從客廳里就能看見床上半裸的靜,心里一陣暴露未婚妻的快感,竟然硬得無法排尿。

    深吸了幾口氣,好不容易平靜了自己,完事進了房。靜好像又睡著了,我看著她嬌慵的美態,輕輕地掀開了她下身的毯子,靜光滑的大腿映入眼簾,白色蕾絲的丁字褲在兩腿間勾勒出蔭唇的肥厚,我伸手輕撫唇間的凹陷,感覺到那里隔著薄薄布料的濕潤。

    靜紅唇微啟,若有若無地出了一口氣。我雙指一挑,已勾起小褲的襠部,把它卡在靜肥嫩的唇的一邊,拇指按住陰di輕輕旋轉的同時,無名指輕輕從靜的肛門撫到蔭道口,用指尖來回掃動。靜顫抖了一下,蔭道口一陣陣地隨著我的動作收縮著,忽然冒了一股水兒出來。

    我望了望仍半開的門,心想你弟弟要是看見這場景,還不知要怎么激動呢!

    自始自終靜沒有睜開眼,當然不知道身處的危險。我想象著小峰躲在門后偷窺靜的美|岤,而我還把靜暴露得越來越多……

    一不做二不休,我伸手脫掉了靜的內褲——她還抬起臀部配合我——整個扯開床單撲了上去,瞬間鉆進了靜的秘洞。

    「你好要哦!」靜抱怨道:「都不讓人睡覺。」

    「噓!輕點兒聲。」

    「怎么啦?」

    「我開了門。」

    靜有點困惑地睜開眼看了看門,身子猛地一震,瞪大了眼壓著聲道:「還不快去關上!小峰出來看見怎么辦?」說著她小手用力想把我推開。

    「他還沒起床呢,我剛出去聽了。」

    「不行!唔……」

    沒等她說完我就用嘴堵住了她,然后一陣猛操,她的頭扭動著,閃避著,但漸漸無力了。我騰出手撫摸靜的ru房,挑逗著她敏感的||乳|頭,她終于再次抱住了我。

    「輕點兒動……床太響了……」

    「嗯!」

    「小峰真不會聽見嗎?」

    我想,你不跟我一樣清楚嗎?嘴上卻道:「不會。」

    「噢……」

    「都是自己人,看見也沒什么。」我開始得寸進尺。

    「會不好意思……」

    「你弟弟玩過女人嗎?」

    「不知道……嗯……聽說有個女朋友……」

    「有沒有你漂亮?」

    「我怎么知道!」

    「肯定沒你漂亮。」嘿嘿,這點靜絕對不會反對。

    「……」

    「肯定奶子也沒你大。」

    「……」靜仍然沒有說話,只默默承受著我的動作。

    「你的身子好美,小峰要是看見了你的捰體肯定睡不著覺。」

    「變態……嗯……」

    「小時候有沒有見過小峰穿開襠褲?」

    靜「噗嗤」笑了,沒回答。

    「見過是吧?」

    靜微微點了點頭,算是回答。

    「都長這么大了,下面肯定也長大了。」

    「……」

    「想不想看看長成什么樣了?」

    「才不要……」

    「那你摸摸,摸大了看看有多長了。」

    「不要……讓他女朋友摸好了。」

    「噢,那你脫光了給他瞧,讓他邊瞧便摸他的女朋友,讓他想象在摸你。」

    「……」不知是不是因為下面越來越舒服,靜居然沒有出聲反對。

    「美女脫光了讓弟弟欣賞自己的捰體,刺激不?」

    「……」

    「要不要一邊讓弟弟看,一邊讓老公摸奶子?」

    靜嚶嚀了一聲。

    「喜不喜歡被老公摸奶子?」

    「喜歡……」

    「老婆你真漂亮。」

    「嗯嗯……老公。」

    「這么漂亮的女人讓我辦了,我想怎么玩都可以。」

    「對……」

    「我想讓你脫光了給小峰看。」

    「不要……穿泳裝比較好看……」

    哈哈!這對我是一小步,但對靜是一大步。

    「那我們叫小峰去游泳吧!」

    「嗯!」

    「穿我給你買的那套。」

    「比基尼的么?」

    「嗯。」

    「那套好露噢!」

    「你不是穿過么?」

    「那次在普吉島大家都那么穿。」

    「游泳嘛,沒關系,秀一秀身材嘛!」

    「嗯……」

    「露半個奶子讓小峰看,看他會不會硬起來。」

    靜「哦」了一聲:「好舒服哦……老公。」

    「我們假裝一起玩水,然后你的屁股不小心碰到他的那里硬硬地頂著你。」

    「啊……」

    「你假裝不知道,還用屁股蹭他。」

    「啊……啊……」

    「自己是不是也濕了?」

    「嗯對,在游泳池里就濕了。」靜閉著眼喘著道,完全進入了狀態。

    「想不想讓他在游泳池里偷偷摸你?」

    「你肯,我就讓他摸。」算你有良心,還記得我。

    「我假裝不知道,偷偷地看。」

    「我知道你喜歡看。」

    「看什么?」

    「看我被別人摸。」

    「嗯……對……」聽靜這么說,我一陣刺激,加快了頻率:「摸了一會兒屁股,他就把手伸進你的泳褲內。」

    「噢……」靜一哆嗦,把兩條美腿抬了起來,掛在我腰的兩邊晃著。

    「在游泳池邊上,幾十個人偷偷摸你的陰di。」

    靜皺起了眉頭,表情不知是痛苦還是快樂。

    「他看你很濕了,就把手指插了進來!」

    「唔……唔……」靜忽然拉過被子堵住了自己的嘴。我看著她的馬蚤樣也興奮得要死,拚命地操著她。

    「想不想讓你弟弟幫你用手?」

    「嗯嗯……」

    「然后你感覺他把手指拔了出去,忽然他把下身貼了上來。」

    靜掙扎著。

    「他的gui頭就頂在你的洞口,你下面都濕透了。」

    「嗚嗚……」

    「蹭著蹭著gui頭就滑了進去。」

    「不要……」

    「你怕我不高興,就把屁股逃開,他又滑出去了。」

    「噢……」

    「但是他還是不放過你,拉住了你的腰不讓你走。」

    「不要……」

    「讓他操吧?」

    「……」

    「我想看你挨他操。」

    「……」

    「又頂住了。」

    「嗯。」

    「又滑進去了,太滑了。」我故意把rou棒拔出大半,只剩gui頭在靜的體內輕輕滑動著:「讓他操吧?」

    「……好……」靜輕得幾乎聽不見。我如聆仙樂,一下操了個齊根盡沒。

    「啊啊……」靜張大了嘴還含著半截被單。

    「叫他的名字。」

    「小峰!」

    「說操我!」

    「操我!」

    「噢……好刺激!」

    「老公……」

    「讓我看著他操你!」

    「看吧!」

    「老婆給我戴綠帽子,好不好?」

    「嗯……給你!」靜狂亂地抓弄著我的頭發:「我高嘲了……給我幾下用力的!」

    我渾身是汗,體力早已透支,但真的好爽:「老子操死你!」

    「啊啊……」靜的臉扭曲了浪叫:「射我嘴里吧!」

    「那你喊小峰射你嘴里。」

    「小峰射我嘴里!」

    「大聲點!」

    「小峰射我嘴里!!」

    我再也忍不住,一下拔了出來坐上靜的身子。不用我說什么,靜就努力仰起頭開始舔弄我的睪丸,才擼動了幾下,一股濃精就噴在靜的眼睛附近,靜嚇得一哆嗦,馬上移上來張大了嘴接精。

    第二股,第三股,第四股,有些射進了她嘴里,有些在頭發上、枕頭上,甚至小巧的鼻孔也未能完全幸免。等我把蛋里射空了,靜美麗的臉已經被白色黏稠的jing液糟蹋得不象樣了。但那一刻她美極了,我從來也沒有像現在這么愛她。

    我略帶夸張地倒在床上,眼角瞟到小峰的門口,正看到那扇門開了一條縫。

    那天小峰的房門并沒有完全打開,但這更讓我清楚他聽到了動靜,而且想聽更多,這當然是很自然的。我在國外念書的時候,在大學宿舍里就聽到過隔壁的聲音,那刺激真讓人受不了,特別如果女朋友不在身邊,沒辦法泄火的時候……

    我決定在火上再澆一把油。

    平時小峰的衣服都跟我們的混著洗,烘干了,靜會都迭好,小峰的就直接放在他房里。到了洗衣服的那一天,我偷偷停了烘干機,把靜的一條蕾絲小內褲塞進小峰的一條褲子的褲筒里,靜果然沒有發現。我看著小峰床上迭得整整齊齊的一堆衣服,腦海里幻想著小峰發現美麗表姐的性感小褲時的心情……他會做什么呢?是會偷偷把它放回洗衣機,還是會……

    第二天我特地翻了洗衣機,沒有。會不會小峰也沒有發現呢?

    第三天我趁下班早,在小峰房里一陣翻檢,一邊還提心吊膽地聽著房門的動靜。終于在床頭柜的一堆內衣底下發現了團成一團的那條小內褲。藏得很好,不注意去找的話絕對不會看見。

    小峰果然對靜的內褲有興趣!我心「噗通、噗通」地跳著。他拿它來做什么呢?他會不會穿上它?還是會把它纏在年輕的rou棒上一邊感受蕾絲的摩擦一邊手yin?會不會同時幻想跟靜親熱?他想怎么樣搞他親表姐呢?

    那晚三個人坐在桌邊吃飯的時候,我的腦海里老是想象著小峰握著蕾絲包裹的下身,閉著眼,嘴里輕輕喊著:「姐你好緊……」一直都硬著,菜是什么味都沒感覺。小峰看著靜的眼神好像也有點怪怪的。

    自從上次接受了讓小峰插入的性幻想,加上我最近刻意地調教,靜已經基本接受了這個主題——當然,這僅限于在床上,而且我給了她充份刺激的前提下。

    最好的時機通常在后半段,在已經被我操得快感連連的時候,那時候讓她胡言亂語就相當容易。今晚我打算乘勝追擊。

    一陣肉緊的激|情后,靜的臉上滿是春意,眼睛都有些睜不開了,紅潤的唇尋

    找著我的舌頭、臉頰、下巴……

    我低頭在她耳邊道:「老婆,玩一下扮演吧?」

    「嗯,」靜半睜著眼,似笑非笑地瞟著我:「又想扮我弟弟啦?」

    「你知道我就喜歡這個,讓我爽爽嘛!」

    「嗯,來吧……」靜完全閉上了眼。

    「想象一下我們三個人坐船出海,結果遇到了風暴,被困在了荒島上……」

    我用催眠般的語氣低語道:「島上水清沙白,吃喝不愁。我們在沙灘上造了個小木屋,冬暖夏涼……」

    「平時反正沒什么事做,我們倆就經常在野外躲開小峰,脫得赤身捰體,躺在鳥語花香的草地上,在藍天白云下zuo愛。」

    「……好舒服噢!老公。」靜的聲音里充滿了憧憬。

    「但是可憐的小峰沒有女人,每天只能自己用手。」

    「哦……」靜好像有些不忍。

    「但是自己解決不徹底,小峰就越來越想要……后來他就會在晚上偷偷地跑到我們的小木屋邊上,偷聽我們zuo愛。」

    「啊……」

    「還從墻縫里偷偷地看我們做。」

    「噢……」靜的蔭道收縮了一下。

    「我發現了,就在你耳邊悄悄告訴了你,你的臉就紅了,要想停,我就說:「小峰挺可憐的,就讓他看看,打手槍會出來得比較舒服,好不好?」」

    「嗯……」靜發出一聲幾不可聞的同意聲,臉頰變得又紅又燙。

    「于是我就讓你坐在我身上,讓小峰看著你全裸的身體……」

    靜眉頭微皺,掙扎著,雪白的肌膚也染上了一層紅暈。

    「你的ru房被我操得一晃一晃的,都被小峰看到了……刺激嗎?」

    「……刺激……」靜基本放開了。

    「我抱著你的屁股,把你的蔭唇扒開,讓小峰看我的rou棒撐開你的蔭道,一下下地捅你……」

    「噢……我自己都沒看到過……」

    「小峰在外面偷偷地看挺可憐的,讓他進來看吧?」

    「……」靜沒說話。

    「反正島上又沒別人,不會有人知道的。」

    「……讓他進來吧……」靜服從了。

    「會不會不好意思?」我逗著她。

    「嗯……」

    「那我把你的眼睛蒙住好不好?」

    「……好……」

    我變戲法般地拿出一條領帶蒙住了她的眼,在她腦后打了個結。

    「現在你一絲不掛地躺著,我打開門,讓小峰進來了。小峰說:「姐,你好美!」說他好久沒有碰過女人了,然后求你能不能讓他摸一下你的胸。我也說:「他一個年輕人x欲正旺盛著,憋了那么久,你做姐姐的就疼他一次吧!」好不好?」

    「嗯……摸吧……」靜微微顫栗著,雙手扯緊了床單。

    我故意把身體移開,從枕頭下摸出一只絨線手套戴上,然后撫上了靜嫩白的ru房。沉浸在幻想里的靜沒有預計到那陌生的觸覺,更增添了場景的真實感,長長地出了一口氣。

    「小峰從你的左||乳|摸到右||乳|,」絨線手套的摩擦配合著我的描述:「然后從你的耳朵往下,一直摸到你的腳趾……」

    靜掙扎著、扭動著、享受著。

    「然后他含住了你的腳趾。」我的舌頭毫無征兆地鉆進靜那小巧的足趾間游動,引得她美腿一縮,終于又忍不住誘惑,怯怯地讓我又噙住了,享受那妙不可言的滋味。

    「喜不喜歡讓小峰舔你?」

    「……喜歡……」

  
腾讯分分彩五星定胆人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