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恐怖靈異 > HP鉑金秘史

第13部分閱讀

    。和上一世一樣,貝拉瘋狂崇拜著voldemort,一畢業就打上了黑魔標記成為了食死徒。有時看到貝拉提到voldemort時的狂熱表情,盧修斯就在心里壞心的研究魯道夫斯的帽子顏色。

    婚禮當天,現場成了一次食死徒聚會,因為voldemort之前宣布會親自主持這次的婚禮,所以大大小小的食死徒連帶著他們的家人都早早的來到了現場。

    盧修斯端著一杯飲料漫不經心的掃視著婚禮現場,一旁是悶悶不樂的西里斯-布萊克還有老老實實跟在自家哥哥身邊的雷古勒斯-布萊克。

    “該死,這些人湊在一起就沒有什么好聊的嗎?整天開口閉口血統的。”西里斯有些暴躁的撓著頭發低聲咒罵著。為了防止沖動的西里斯在婚禮現場有什么失禮的舉動,布萊克家主夫婦除了讓聽話的小兒子看住他以外,就拜托了盧修斯看管西里斯。因為眾人皆知,西里斯一見到盧修斯就跟老鼠見到貓一樣。

    婚禮現場最大牌的并不是新婚夫婦,而是要來證婚的voldemort,他最后才出現。

    雖然來得晚,voldemort還是很敬業的履行起證婚人的職責,為一對新人主持了婚禮。而且在禮成之后,送上了自己的禮物。

    盧修斯當時手一下子緊緊握住了酒杯。那是赫奇帕奇金杯,voldemort的某件魂器。歷史還是按照既定的軌跡發展著,金杯也還到了貝拉的手里。那么那個給他惹了一身麻煩的日記本是不是也會倒他的手里?

    也許他應該想個辦法將金杯弄到手,還有其他的那些魂器。

    作者有話要說:今日二更,這是第一更

    我沒想到提綱上的兩句話居然就寫了這么多章,不過終于把搶鏡頭的兩個家伙寫完了。

    chapter49

    盧修斯從參加完貝拉的婚禮回到家后就一直神情嚴肅,除了那個被voldemort做成魂器的赫奇帕奇的金杯給他帶來的震動還有后來voldemort專門和他談話帶來的不悅。

    當盧修斯看到voldemort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并不感到奇怪,作為馬爾福家的繼承人,voldemort為了拉攏馬爾福的勢力,也會對自己多加關注的。

    voldemort除了關心他的學業以外,還暗示了他的父親在還沒畢業的時候就能夠接受家族,那么他盧修斯-馬爾福也可以的。

    voldemort這是什么意思?盧修斯很憤怒,難道他是暗示自己可以取父親而代之嗎?父親的身體很健康,那么自己就不可能很快當上家主,那么voldemort的意思就是讓自己搶班奪權了嗎?

    盧修斯現在有些懷疑上輩子父親的死因了。上輩子由于父親的突然離世,馬爾福家面臨著對貴族們瓜分的形勢,在這種風雨飄搖中,他只有投向voldemort這一條路。如果這一切并不是意外,而是人為設計的呢。畢竟比起老辣的父親來說,自己十分稚嫩易于控制。

    voldemort你把我盧修斯-馬爾福當成什么人了?馬爾福家是你那么容易控制的嗎?盧修斯在心中算計是否要提前開始對付voldemort的行動。

    總之恭喜你voldemort,你再次讓馬爾福家的父控記恨上了。

    voldemort不知道自己的一番話沒有引起盧修斯的野心反而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他現在還在美美的計算著自己的永生計劃。

    現在分出來的魂器有日記本,拉文克勞冠冕,斯萊特林家的戒指,還有赫奇帕奇金杯,七是一個有魔力的數字,他打算在做三個魂器。不過在做這三個魂器之前,他要先把這些已經做好的魂器放到安全的地方。

    冠冕在上次借著去霍格沃茲的機會已經藏到了有求必應室,戒指也被他放到了岡特家的祖宅。而金杯已經借著貝拉的婚禮賞賜給貝拉夫妻了。因為這件賞賜,萊斯特里奇家族洋洋得意,儼然要有凌駕布萊克和馬爾福之勢。那么就應該在給布萊克和馬爾福家各一件達到一種平衡。

    于是在幾個月之后的一次食死徒集會中,voldemort以辦事得力為由將日記本賞賜給了阿布。

    看著布萊克家當時就有些眼紅的表現,voldemort暗暗得意,決定盡快制作下一件魂器。為了呼應布萊克的永遠純粹的家訓,就用斯萊特林的掛墜盒好了。

    voldemort做好制作魂器的準備,讓納吉尼替自己守門,就進入了密室開始制作魂器。

    畢竟已經切過好幾次了,怎么也是一個熟練工,voldemort很熟練的開始照著之前的方法進行。

    一切都很順利,魂器的制作在慢慢進行中。

    放下熟練切割工voldemort不提,原本正在自家書房處理事務的阿布突然又感到了那熟悉的疼痛。強忍著痛楚,阿布命令多比將艾琳制作的靈魂穩定劑拿來。

    用顫抖的手喝下魔藥,阿布又喝下了祖先們從阿瓦隆拿來的某種水果制成的果汁,這種果汁也同樣有安定心神的作用。閉上眼睛,阿布努力讓自己忽略疼痛的感覺。可能是魔藥和果汁起了作用,這次疼痛到是很快就結束了。在魔力平復后,阿布又檢查了自己的身體,他驚訝的發現這次疼痛后他的靈魂居然沒有流失。

    其實由于voldemort和阿布彼此并不知道的原因,當voldemort切割靈魂的時候,阿布的靈魂就不由自主的去彌補voldemort損失的靈魂。然而當阿布又是喝藥又是和果汁之后,他的靈魂就比之前穩定了許多,也就沒有之前那么容易流失了。

    這下子就苦了voldemort。切割靈魂本身就是一個十分精細危險的活,原先每次切割的時候都有阿布的靈魂作為補給,這次卻沒有得到補給,當時那種割肉剔骨的痛楚就傳遍了voldemort全身,他顫抖著,在地上翻滾著,最后疼痛難忍死命的用手指摳著地面,鮮血漸漸流到地上,更有不少沾染到掛墜盒上。與疼痛做斗爭的voldemort并沒有注意到,被他的血浸染的掛墜盒發出異光。

    不知道過了多久,voldemort終于能平靜的伸展開身體。

    他慢慢的從地上爬起,仔細思考著自己這次制作魂器究竟哪里出了問題。明明與之前的制作過程一樣,怎么這次就沒有成功呢?

    無意中的一眼,voldemort終于看到了那個閃著異光的掛墜盒。

    看著掛墜盒上的血跡,voldemort若有所思。這個掛墜盒據說是薩拉查-斯萊特林曾經佩戴過的,在作為斯萊特林后裔的岡特家可是傳家之寶,平時應該被仔細收藏著,所以決不會有人往上面摸鮮血弄臟它。但是實際上這個掛墜并不只是一個普通的掛墜,它上面隱藏著什么秘密,而這個秘密必須用斯萊特林的后裔的鮮血才能解開。而那些岡特家的蠢材們就因為把掛墜盒供起來而與這個秘密擦身而過,直到那個蠢女人把掛墜盒偷出來,后來又輾轉到他手里,今天這個秘密才能在他的手里重見天日。

    voldemort仔細觀察這個掛墜盒,發現除了發出異光外,與不發光的時候相比并沒有什么區別。打開掛墜盒里面也空無一物。

    難道除了斯萊特林后裔的鮮血外,還需要其他的條件,才能獲知這里的秘密。

    掛墜盒,斯萊特林的掛墜盒。voldemort靈機一動,他用蛇語叫了薩拉查-斯萊特林的名字,發現掛墜沒有反應,他又試了試“斯萊特林的榮耀”也是沒有反應。

    voldemort又想了一些與薩拉查-斯萊特林有關的詞語發現都沒有反應。最后抱著破罐子破摔的精神他念了一句“打開”。掛墜盒應聲打開,原本空無一物的掛墜盒里面多出了一張羊皮紙。

    voldemort用有些顫抖的手拿出了這張羊皮紙,這里可能隱藏著屬于薩拉查-斯萊特林的秘密,而他偉大的lordvoldemort將會得到這個秘密。

    羊皮紙雖然在掛墜盒顯得很小,但是從掛墜盒中拿出來就變得很大。上面畫著一幅地圖,除此之外只有一句話:“無論何時靜寂的泥潭永遠期待著他的游子。”

    voldemort將這兩句話反復的默念了兩遍,臉上出現了興奮之色。

    泥潭!眾所周知斯萊特林來自泥潭,在加上這是薩拉查-斯萊特林的掛墜盒,那么這幅地圖很有可能就是通往斯萊特林祖宅的地圖,千百年來從沒有人能夠找到的斯萊特林祖宅!

    努力壓抑自己的興奮,voldemort立刻去了書房,查找這幅地圖所指示的位置。畢竟這是一千年前的地圖,那附近的情況經過千百年的時間早就有了變化。

    經過幾天不眠不休的查找,voldemort終于大致弄明白了地圖所指示的地點。他就打算立刻動身,不過在出發之前他又停住了。

    一千多年來一直有人在尋找建立霍格沃茲的四巨頭的出生地,但是從來沒有人能夠找到。而千年前正是滅巫運動興起的時候,為了防止被教廷發現,許多大家族都設置了無數的防御,斯萊特林家族也不例外。相信即使過了千年這些防御可能都沒有失效,看看霍格沃茲就知道了。

    他這次去時間多久不能確定,因為道路的原因也不能帶納吉尼,那么他有必要帶一個熟知貴族的各種事物,而且魔力強大的幫手。

    阿布拉克薩斯-馬爾福。voldemort腦中立刻出現了這個名字。馬爾福和布萊克都是有千年歷史的大族,但是相比于阿布拉克薩斯-馬爾福來說,奧賴恩-布萊克的實力要差上許多。帶上阿布會比奧賴恩有用的多。

    voldemort又想到了阿布的滑不溜丟不易掌控,在加上不知道斯萊特林祖宅那里會有什么秘密不能夠被外人知道。那么如果在路上出現什么意外的話,馬爾福家主因為“意外”而喪生也是有可能的,到那時候他在體恤一下,努力扶持一下馬爾福家的幼子,相信那個孩子一定會對他感激涕零的。

    那么他就邀請他這位學長進行一次有趣的旅行好了。

    想到這,voldemort立刻就召喚了阿布,通知阿布陪他去一個地方,并且此行需要嚴格保密,不能讓其他人知道。阿布立刻俯首聽命,心中激動不已。

    機會來了,即使兩個強大的巫師,即使其中一位是偉大的黑暗君主llordvoldemort也會遇上無法對付的危險,最后變得有去無回。

    難得有一次,阿布和voldemort心有靈犀一回,算計著對方此行出意外的概率。

    作者有話要說:第二更。

    馬上要開始二人世界了,還是相愛相殺的。

    chapter50

    因為這次出門歸期不定,voldemort給了阿布一天時間來安排家族事務。

    馬爾福家的事務被阿布打理得井井有條,即使他離開幾年都不會出問題。他只是重新檢查了一遍,確定如果盧修斯匆匆接手也可以搞定。所以這兩天的時間他就用來干別的事情。

    首先他向鄧布利多遞交了進入霍格沃茲的許可。

    在與鄧布利多進行了一些寒暄就未來校董會的一些資金安排做了交流后,阿布就提出去見見還在上學的兒子。

    來到學校順帶見一下兒子也是人之常情,鄧布利多就笑瞇瞇的請他自便了。

    阿布從校長室出來慢悠悠的往地窖走去,并在路上與“偶遇”的赫奇帕奇院長以及醫療翼的女王親切的交談了幾句。

    盧修斯之前已經得到父親要來訪的消息,早在寢室等候了。

    阿布進入這間自己也曾經住過七年的寢室,那些讀書時的情景仿佛就發生在昨天,不過他并沒有那么多的時間去傷春悲秋感懷逝去的歲月。

    阿布將自己的魔杖從蛇頭杖里取出,將蛇頭杖遞給盧修斯。

    “父親?”盧修斯有些遲疑的問道。蛇頭杖是馬爾福家主的象征,只有家主才有使用它的權利,交出蛇頭杖意味著家主的更替。阿布的到訪本來就給他一種不祥的感覺,而現在阿布的這一個舉動正是印證了這點。

    “沒什么。只是要出一趟遠門,不確定什么時候回來。我擔心會有什么事情,你先替我保管蛇頭杖,如果在我不在的時候有事的話你也可以理直氣壯一些。”阿布沒有說出自己的打算,只是輕描淡寫的說自己要出遠門。

    “父親,是不是voldemort交給你什么危險的任務了?”盧修斯也不是真正的什么也不懂的孩子,結合voldemort語焉不詳的暗示,他有把握相信voldemort已經對自己父親存了一些危險的心思。

    “只是要陪我們偉大的lord出一趟門而已,你不用擔心。我相信即使我不在,我的小盧克也一定能很好的照顧自己的。馬爾福的一定會以你為榮的。”阿布沒有多做停留轉身準備離去。

    “盧修斯,如果我這次沒有回來,你立刻去德國找你祖父。”臨到門口,阿布才說出此行最重要的一句話。

    盧修斯仿佛失去了全身的力氣,呆呆的坐在那,直到斯內普從外面進來。

    “你怎么了,盧修斯?”斯內普很奇怪,這學期回來這只老孔雀似乎更喜歡對自己動手動腳了,自己哪次回到寢室都能看到這只孔雀在搔首弄姿,從來沒有出現現在這種像是掉毛瘟雞一樣沒精打采的情況。

    “西弗,我父親來了。他要陪voldemort出門,我感覺很不好。”

    聽到voldemort的名字,重生時日尚淺的斯內普身子顫了一下,不過他還是默默地坐在盧修斯身邊,這個時候他只要做一個傾聽者就行了。

    撇下孔雀與蝙蝠相互依偎取暖不談,阿布在離開霍格沃茲之后就去了德國的格林德沃城堡。

    蓋勒特對突然出現的阿布感到很奇怪,自從阿布帶著盧修斯回英國后,會以格林德沃城堡的圣誕大餐比較好吃為借口在圣誕節的時候來德國,現在離圣誕節還有一段日子,而且還是阿布一個人來。

    “沒什么,只是想念格林德沃城堡的下午茶了。”阿布用與以往完全相同的語氣回答著。

    雖然知道這只是一個借口,蓋勒特還是命令家養小精靈準備了茶點。

    兩個人默默的喝著下午茶,偶爾交談了幾句。

    喝完下午茶,阿布起身告辭。“再見,……父親。”在門鑰匙啟動那一刻,輕輕似呢喃的聲音隨風傳了過來。

    蓋勒特瞪大了眼睛不相信自己聽到的。

    離開格林德沃城堡后,阿布放棄了原本去見海因茨的打算。在海因茨明確表示出對自己的追求后,阿布并沒有接受。雖然阿布認為自己并不懂得愛情,但是他還是能夠分辨出自己對海因茨的感覺,那是一種能夠肝膽相照的知己好友。

    而海因茨雖然被阿布拒絕,但是并沒有氣餒,只是以阿布的好友與追求者自居,仍給以阿布無微不至的關照。

    阿布本想跟他也告個別,但是這次出門他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命回來,與其讓留下的人徒增傷悲還不如不見,讓海因茨能夠追求屬于他的幸福。

    從德國回到馬爾福莊園,阿布沒有在離開莊園一步,他將莊園逛了一遍,將每一處都深深記在心里。

    第二天,天剛剛放亮,一夜未眠的阿布已經將魔杖,手槍還有一些物品都收拾好帶在身上。

    “多比。”阿布將自己的專屬小精靈召喚出來。

    “在我離開后,你要服從盧修斯的命令。這是我的命令。”阿布最后給多比下了命令。

    披上斗篷,阿布最后看了一眼馬爾福莊園就啟動門鑰匙離開了。

    “嗚,……都是黑魔王的錯,如果不是他,多比偉大的主人不會離開的。”忠誠的家養小精靈在阿布離開后,一邊撞著墻一邊痛哭著。

    在英格蘭東南部有一個自然保護區,保護區內有一片占地廣闊的原始森林,據說這片森林存在的時間相當之久,久到可以追溯到羅馬人統治時期。每年這里都吸引了不少來自于世界各地的游客前來。

    那天阿布和voldemort匯合后就來到了這里。他們的目標也是這片森林,在忽略咒的作用下,他們很輕松的避開了其他的游客進入了這片森林。

    “這里有結界。”阿布突然停下來對voldemort說道,在走了好幾天之后他們終于有所發現了。

    voldemort也同樣感覺到了,而且他也感覺到這個結界給他一種很熟悉的感覺。果然下一刻阿布的話證實了他的猜測。

    “很奇怪,這里的結界感覺跟霍格沃茲的結界很像。”作為經常維護霍格沃茲防御系統的守護者阿布自然對霍格沃茲的結界很熟悉,不過他還是拿出魔杖驗證了一下自己的推斷。同時他也在心中猜測,voldemort究竟在尋找什么,既沒有興師動眾也還神神秘秘的,還有這里的結界,難道與霍格沃茲有關?

    “那就是這里了。”voldemort很興奮,掛墜盒中的羊皮紙地圖只標出了在這個森林中有一個泥潭,剩下就沒有具體標出來了。不過薩拉查-斯萊特林是建立霍格沃茲的四巨頭之一,那么這里和霍格沃茲相似的結界所保護的地方很有可能就是斯萊特林的祖地了。

    為了安全起見,voldemort先向結界里扔了一個石頭,沒有反應。他召喚了一條蛇,命令這條蛇爬過結界,結果也沒有事。

    “走吧,阿布。”voldemort簡單的吩咐道,不過他并沒有走在前面。

    阿布也在一旁看著voldemort的試驗。現在輪到用人試驗了嗎。阿布心中暗自冷笑,不過他并沒有推諉,坦然的走在前面。

    雖然與霍格沃茲的結界相似,但是這里的結界并沒有像霍格沃茲那里拒絕外來者,阿布很輕易的就走過了結界。

    結界的另一面也還是森林,與麻瓜世界的這部分森林相似,但是樹木看起來更為古老,仔細觀察的話還會發現有的樹木早已經滅絕了。

    voldemort跟在阿布身后也平安的過來了。

    他剛想拿出那張羊皮紙仔細尋找路線,就察覺到某種危險即將到來。

    一個巨大的黑影向他們撲了過來。

    阿布訓練有素的向一側躍出,而voldemort則是施放了一個障礙重重,阻擋
腾讯分分彩五星定胆人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