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歷史上的23位美女

第21部分閱讀

    暗地里卻是趙太后寵愛的面首。

    看著眼前那支大雞笆怒昂昂的,少說也有近一尺長、三寸粗,赤紅的竃頭好似小孩拳頭般大,趙姬目瞪口呆,像在安撫一頭正在馬蚤動的野獸般,既愛且憐地輕輕撫摸著。趙姬真想含著它,卻不知從何下口。

    其實,嫪毐也不是只憑著神奇寶貝而吃遍四方,對付女人他真的有一套。

    嫪毐讓趙姬仰臥在床上,一雙手既像按摩,又像撫摸,在趙姬雪柔的肌膚上靈巧的動著。搔、抓、揉、壓、搓……讓趙姬全身的觸覺來不及分辨,究竟現在嫪毐的手正在做甚么動作,只是一陣陣的舒暢。

    嫪毐還把唇舌,貼著趙姬從頭到腳,細細的親舔一遍,最后停在她的蔭部。

    嫪毐撥開烏油油的蔭毛,把嘴唇貼到蔭唇上接吻著,還用舌頭撩撥凸出的陰核。

    趙姬的手一直也沒放開過嫪毐的y具。

    當嫪毐俯在趙姬身上時,只見趙姬雙頰飛紅,媚眼如絲,欲情完全流露在她嬌艷美麗的臉上,心神卻早已飛上九霄云外了。嫪毐流露出嘲虐的神色,腰臀一用力,大竃頭及雞笆就進去了三寸多,然后再慢慢地緩緩的“擠”入。

    “啊!”趙姬緊跟著一陣慘叫,彷佛時光又流回她那c女的第一次,那種永難忘懷既甜蜜又哀傷;既期待又受傷的刺痛。不過,很快的趙姬的?1B1慢慢在適應了,她也開始浪叫起來了。

    抽送中的雞笆,彷佛更加的暴漲,但也因為豐富的滛液在作潤滑,使的抽動順暢無阻。嫪毐緊緊的壓在趙姬豐滿的肉體上,一手緊緊的扣住她的香肩,另一手猛抓她的|乳|房,手中喝喝有聲的呼著氣。嫪毐的雞笆在趙姬的滛1B1里,是愈抽愈急,愈c愈猛。

    趙姬只是嬌喘如牛,媚眼微閉,全身不停地顫動,享受著陣陣快感猛上心頭,真是欲仙欲死,而蜜1B1里的滛水也不斷的往外冒,蔭唇更是一張一合的吸吮著。嫪毐憑經驗,知道趙姬快達到高嘲了,遂把雙手緊緊摟住她肥嫩的臀肉,抬高抵向自己的下體,用足了力氣,拼命的抽c,大竃頭像雨點似的,打擊在的芓宮上。

    嫪毐使出最后絕招,抱住趙姬把身體挺直,雞笆就像串燒的竹簽一樣串c著趙姬的身體。趙姬此時舒服得魂飛魄散,雙手雙腳死緊緊的纏在嫪毐的身上,不住的抖動著,芓宮一開一放,猛吸吮大竃頭,一股滛精噴泄而出!

    嫪毐臉上出現了勝利的笑容,抖動下身,讓雞笆一陣沖刺,此時趙姬覺得全身魂魄已離身而去了。嫪毐作最后一頂,然后便靜止不動,許久……趙姬臉上慘白的,早已昏眩過去了。

    趙太后對嫪毐的寶貝甚為滿意,而從此就日夜纏著嫪毐不放。當然,也因此讓呂不韋得以解脫。

    隔不了多久,趙太后竟壞了嫪毐的孩子,但是她怕事情被張揚出去,就和呂不韋商議。呂不韋就想了一個辦法:“這樣子好了,我們先找一個卜卦算命的人來,買通他,讓他故意卜個假卦,說是太后您最近玉體欠安,一定得移居到雍城的離宮才能使玉體復原。這樣一來,嫪毐也可以跟著您去了。”

    于是,嫪毐就跟著趙太后到行官去躲避一陣子,并替替嫪毐生下一個兒子。

    不料,隔了一年,趙太后竟又替嫪毐生了第二個兒子,到這種境地,她竟一點也不知要節制。

    當時,由于趙太后十分寵愛嫪毐,所以嫪毐就逐漸地掌握趙太后所擁有的政權,而成為一位相當重要的政壇人物,并且他也為了擴張自己的勢力,還養有食客千馀人,聲勢直逼呂不韋。也因為嫪毐權勢過大,又不知有所節制、收?,所以難免樹大招風,招致人怨。

    當政逐漸長大之后,開始能夠統理政事時,有一個人,因為對膠毒恨之入骨,于是就向政告發趙太后和嫪毐之間的丑聞,以及嫪毐并不是真正的宦官。因為趙太后迷戀于他,于是就假藉身分瞞混進宮來。還說他們正陰謀地計劃著,想要把皇上廢掉,立他們自己的兒子為天子口……

    就這樣,政開始起了疑心,并且派人去調查這件事情、搜集證據。而嫪毐一得到這個消息,知道事情一定沒那么容易解決,因此想先下手為強,就在行宮舉旗反叛。可是,嫪毐并沒得逞,還被處以五馬分尸之酷刑。而他們所生的那兩個兒子也因此被殺。

    秦始皇念于趙太后是生母,不能降罪,就把她送到賁陽宮去。從此不但不再有入關心她,而且在賁陽宮還必須過著被軟禁的生活。

    另外,秦始皇也查到呂不韋跟趙太后也有一手,于是免去他相國的職位,也為了顧及他是自己的親父,因此只要他隱居在僻壤的地方,終其一生不得再出來做官。這下子,呂不韋算是也栽了個筋斗,所以他看破了紅塵,服毒自殺了。

    據說,當趙太后被移送到賁陽宮之后,一直到去世,這段漫長的十年歲月里,她竟然還是不改往昔的作風,經常引進各式各樣不同類型的男子,整天沉溺于色欲,毫不覺得厭倦。

    并且,這時候的她,又開始恢復她十七、八歲時,在邯鄲那條小巷的歡樂場所中所保持的怪脾氣,也就是:每次必定和不同的男子做噯,凡是她玩過的男子,以后絕不再加以理睬。

    經過十年,趙太后逝世,享年五十。

    注:趙姬有的稱夤姬,也有的稱夏姬、夏太后

    第二十二集

    珍妃

    珍妃之一珍妃這個美女,她是清代皇宮里眾多美女中的美女,所以光緒皇帝非常寵愛她。可惜她得罪了慈禧太后被賜死。正所謂紅顏薄命,光緒無力救她。她竟要用自己的肉體去自救,誰有艷福去享受她迷人的捰體呢?請看┅┅公元一九零零年,英,法,美,俄,德,日,意,奧八國聯軍佞略中國,六月十七日攻占大沽炮臺,七月十四日占領天津!侵略大軍直撲北京城,京城百姓爭相逃難,躲避戰禍,皇宮之內,更是一團混亂!慈禧太后準備逃到山西一帶去,整個宮中都陷入恐慌之中。

    光緒皇帝和地最心愛的珍妃,也在收拾她們的細軟,準備隨太后西逃。珍妃是光緒的最愛,卻是慈禧的最恨,如果跟慈禧西逃,路上一定日子難過。于是,珍妃便偷偷跟光緒帝商量,不如逃到江南去,以便擺脫慈禧太后的控制,屆時再跟洋人談判。光緒帝覺得珍妃言之有理,又怕慈禧太后不答應,二人于是秘密商量。不料伺侯他們的太監早已被慈禧太后收買,將他們的密謀全部告訴了慈禧。

    慈禧太后大怒,決定除掉心腹大患。但是光緒帝是一國之君,她不能把皇上殺掉,于是她把一肚子氣都出在珍妃頭上!

    “馬上傳都統龍勝保來!”龍勝保是宮廷御林軍的都統,手握重兵,他立刻來到太后殿前。

    “龍勝保,你立刻跟李蓮英去見皇上,傳我懿旨,將珍妃處死!”

    “喳!”李蓮英大聲回應。

    龍勝保心中吃了一騖,要殺掉皇上最心愛的妃子,可不是開玩笑的!

    “稟太后,”龍勝保有些猶豫∶“卑職如何向皇上交代?”

    “哼!皇上還不是我手中的木偶?”慈禧冷笑∶“放心,有李蓮英跟你去,怕甚么?”

    “喳!”龍勝保知道太后殺珍妃的決心∶“啟稟太后,要珍妃如何死法?”

    慈禧太后想了一下,冷笑一聲∶“她好歹也是皇妃,賜她一個全尸吧!”

    “喳!”

    龍勝保和李蓮英,捧著太后的圣旨,來到了光緒帝的寢宮。“甚么?”光緒帝聽了太后圣旨,如遭雷擊,整個人一下子癱軟在地上。在他身邊的珍妃,更是嚇得全身顫抖,淚流滿面,泣不成聲。她知道太后一直不喜歡她,可是卻沒想到她在倉惶逃命之前,竟然還要殺她。

    “皇上,救命啊!”珍妃雙手抱住光緒帝,希望這個一國之君能伸出援手,救她一命!

    可是,光緒帝比她更怕慈禧太后。他知道,自己能做皇帝,完全是慈禧一手安排的,如果違背了太后,恐怕自己連皇帝都做不成了!因此,任憑珍妃如何哀求,光緒帝只是哽咽抽泣,不說一句話。

    “時辰已到!”李蓮英催促著。

    光緒帝長嘆一聲,雙手推開了珍妃,然后用袖子掩面大哭。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珍妃此時才看透了男人的心,她長嘆一聲,緩緩站起∶“不知如何死法?”

    龍勝保到了此時仍然對珍妃持臣下之禮,因而跪下奏道∶“太后賜珍妃子全尸,卑職已準備了鶴頂紅,白凌布,請珍妃自選。”

    珍妃長嘆一聲∶“上吊,服毒,我都不想。御花園中一口古井,那是我和皇上經常去玩的地方,能不能讓我在那里長眠?”

    龍勝保也不敢作主,抬頭望了望李蓮英,李蓮英心想,只要把珍妃處死就行,至于如何死法,倒也不必過問,因此點了點頭。

    “請珍妃子前住御花園。”

    于是,珍妃便向御花園走去,龍勝保緊跟著她。

    “愛妃!”光緒帝心加刀割,含淚叫了一聲。可是珍妃對這個負心男人看也不看,連頭都不回,大步走開。光緒帝肝暢寸斷,一下子昏倒了!李蓮英嚇了一跳,要是皇帝出了事,太后怪罪下來,他可擔當不起。

    “來人啊!快來人啊!”李蓮英急忙召集太監,把光緒帝扶入寢宮休息。

    御花園,一片蕭條,空無一人。八國聯軍已經打到北京城郊了,宮中的太監宮女都紛紛自己逃命。珍妃望著御花園的小橋流水,心中飽含對光緒的忿恨。

    這時后,她心中巳有一個意念∶“一定要活下去!”她左右一望,身后只有一個龍勝保在押送,四周一個人也沒有!“真乃天助我也!”珍妃心中暗喜。她決心用女性的魅力來挽救自已的性命!

    “太后和皇帝,都是這么無情無義,我何必為她們守貞送死?”珍妃能夠在宮中眾美女中脫穎而出,奪得光緒帝的寵愛,她對付男人的本事,自然不在話下。珍妃盛臀左右搖晃,人有求生的本能,女性的求生本能更強。珍妃偷偷瞟了龍勝保一眼,只見他一雙眼睛緊緊盯住她的背影。珍妃知道,只有說服這個男人,她才能活,想到這里,她的屁股一左一右,扭得更厲害了。

    這時候正是夏天,珍妃穿的是薄薄的絲綢,一個肥大屁股充份地凸了出來,左右搖晃,使得龍勝保一顆心也不由得隨著搖晃起來┅┅他早已久聞珍妃的艷名,現在親眼一看,果然是名不虛傳。

    “可惜,她就要投井自殺了。”龍勝保是個死腦筋的忠臣,雖然有些心動,但卻不敢有非份之想。皇妃,對他來說真是太大了。

    “噗通”一聲,水花四濺!龍勝保定睛一看,只見珍妃不知怎的,竟然從小橋上跌到水中去了。

    “她不是要投井自盡嗎?怎么投河了?”龍勝保正在詫異之間,只見珍吧從河中站了起來。原夾這小河很淺,只淹到膝蓋而已。

    可是龍勝保卻呆往了!珍妃全身濕透,她的絲網衣服一浸了水,變或透明一層,緊禁貼在身上,好像她完全沒有穿衣服樣!驕挺的白雪山顫動著┅┅雪山頂上的紅棗分外鮮紅┅┅兩條白嫩的大褪,修長,疲弱┅┅大腿的頂端,一大片黑黝黝的水草┅┅龍勝保的眼睛連眨都沒眨一下,睜得大大地,似乎要把這塊白肉吞吃了!全身的血液剎那間抓速流動,一直沖到褲襠中┅┅珍妃站在河中,看見龍勝保一副垂涎三尺的樣子,心中暗喜,便故意哀求∶“龍都統,快來救我啊!我的雙腿被河泥吸住了!”

    龍勝保一看,珍妃陷在河中,如果不去救她,她就一直站在那,變成不可能去投井自殺,自己就不能完成慈禧太后交代的任務,不僅無法向李蓮英交代,而且恐怕要被斬首。

    想到這里,龍勝保便跳入河中,走到珍妃面前∶“珍娘娘,奴才要無禮了。”

    因為他必須用雙手抱起珍妃的身體,才能上岸。而在封建時代,一個臣下用手接觸皇妃娘娘的肉體,那也是欺君之罪。

    “唉呀,是甚么時侯了,還說這些客氣話干甚么!”珍妃風情萬種地把雙手摟住龍勝保的脖子。龍勝保一手托住她的肩背,一手托住她的屁股,一步一步向岸上走去。

    這一段路其實很短,可是在龍勝保心中,卻很長很長┅┅珍妃雙手摟住他脖子,一雙媚眼緊盯住地,頻送著誘惑的眼光┅┅嫣紅的櫻桃小嘴就在他面前,欲拒還迎┅┅雙峰緊緊擠壓著她的胸脯,傳來無比的熱力┅┅一手托著多肉的屁股,又趐又軟┅┅龍勝保一顆心乎要跳出來┅┅全身血管幾乎要燦炸了!

    “不,不能非禮娘娘!”龍勝保極力警告自己∶“她快要死了,那么可憐,不能沾污她!”

    老實的龍勝保,閉上了眼睛,把珍妃抱上了河岸邊的草地上“請娘娘升天!”龍勝保跪下來,催促珍妃自盡。他希望珍妃快死,就可以克制自己的邪念。珍妃一看龍勝保面紅耳赤的樣子,知道自己求生有望了。她又扮出楚楚可憐的樣子,抽泣著∶“龍將軍,我不想投井!”

    “為甚么?”龍勝保下由一怔。

    “投井被水淹死,全身要浮腫潰爛。”

    珍妃倚著勝保的肩榜,撒嬌道∶“我那么美的人,死得那么難看,我不投井。”

    勝保一聽,也有道理∶“那么,娘娘服毒自盡吧?”

    “喝毒藥,痛得半死,又要七孔流血,太難看了!”

    “那┅┅娘娘懸梁自盡吧?”

    “上吊?舌頭要吐得好長,我怕┅┅”

    “那┅┅”龍勝保為難了∶“娘娘想怎么死法呢?”

    珍妃雙頰通紅∶“我想,要全尸而死,最好的方法就是被c死!”

    “c死?”龍勝保糊涂了∶“用匕首c心窩?”

    “不,不是用匕首,是用棍子!”

    “棍子?”龍勝保更糊涂了∶“我沒帶啊!”

    “你已經帶了!”珍妃說著,伸手到龍勝保胯下用力一握!

    “啊!”勝保頓時全骨震撼!

    他沒想到這陋高貴驕寵的皇妃,會這么滛賤地來勾引他!

    “不┅┅娘娘┅┅不行!”

    “怎么不行?”

    珍妃滛蕩地煽動著說∶“反正我難逃一死,就寧愿選擇最快樂的死法!”

    “不┅┅這是欺君之罪啊!”

    “傻瓜,洋人大兵壓境,皇宮的人都逃光了,這里只有你我二人,誰也不知道!”

    “可是┅┅可是┅┅”龍勝保又愛又怕。

    “龍將軍,我想死在你棍下,求求你┅┅”

    珍妃說著,一手緊握他的大棍,雖然隔著褲子,也可感覺到又硬又粗┅┅“求求你,好將軍!”珍妃緊偎著他∶“你這么粗這么硬,一定可以c死我的!”

    龍勝保全骨麻痹了!呼吸越來越急促。珍妃說得果然有道理,兵荒馬亂,所有人都自顧不暇,眼前放著一個絕色美女不享受,真是大笨蛋┅┅“可是┅┅她是娘娘,是皇妃啊!”他內心又掙扎起來。他身為都統,殺人如麻,從來不曾手軟。可是今天要處死這個皇妃,卻使他矛盾。

    “龍將軍,時間不多了!快來吧!”

    珍妃說著,仰身躺在草地上,緩緩舉起她白嫩的雙腿,緩緩分開┅┅天生一個仙人洞,白的白,紅的紅,黑的黑┅┅水汪汪,濕潤潤,鮮艷艷,粉嫩嫩┅┅龍勝保定住了!像木偶一樣!

    珍妃高高地分開雙腿,她等待著。生與死,就在這一剎那。

    如果龍勝保克制了x欲,她的生命就完蛋了!龍勝保呆了片刻,突然間他狂吼一聲,像餓虎擒羊一般,撲倒了珍妃!

    “我來c死你吧,娘娘!”

    欲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珍妃之二上集講到珍妃被慈禧太后賜死,光緒亦無力救佳人,珍妃只好隨著執行死刑的龍勝保去投井死。在去的途中,珍妃頓然產生肉誘龍勝保,自己救自己的念頭。英雄難過美人關,龍勝保亦下例外,于是┅┅話說那珍妃施展出她狐魅般的性感魔力,終于把龍勝保引誘到她身上去┅┅珍妃一邊滛聲浪叫,一邊斜眼偷看龍勝保,觀察這個殺人魔王的表情。

    只見龍勝保滿臉脹得通紅,脖子上青筋一根根浮了起來,頭額上,一顆顆豆大汗珠不停地滾下,圓睜的雙眼飽含著獸性┅┅“他已經開始癲狂了。”

    珍妃心中暗喜,但是她并沒有松懈下來,她一生聰敏,對男人的心理了加指掌,何況現在到了性命交關的時刻┅┅“龍勝保從前見到我就屁滾尿流,現在居然敢肆無忌憚j滛我,無非是因為他手操生殺大權。只要事畢之后,殺了我滅口,便可神不知鬼不覺了。一方面可以回報慈禧太后,另一方面又可掩飾他的滛亂┅┅”

    珍妃心中越想越怕,眼看龍勝保喘若粗氣,十指頭c住她的肥肉┅┅“他接近崩潰了!”

    崩潰之后,龍勝保即會x欲消退,清醒過來,到時侯,他一定會毫不猶豫,殺死珍妃┅┅“一定要延緩他的崩潰┅┅”

    珍妃明如秋水的媚眼緊緊盯住龍勝保的面孔,捕捉他的每個反應。

    “啊!┅┅親妹妹!┅┅親姐姐!┅┅”

    龍勝保突然狂吼若,體內一股洶涌澎湃的熱流即將破關而出┅┅“好哥哥!┅┅情哥哥!┅┅”

    珍妃一邊浪叫著,一邊立即將體內的某個部位的肌肉緊緊收縮┅┅龍勝保突然感覺到,洶涌的熱流沖到了閘門口,閘門卻牢牢緊閉!

    熱潮像海浪,一個攻擊失敗,悄悄撤退而去,重新積蓄力量┅┅“又來了!姐姐,我不行了!”

    龍勝保狂吼若,他感覺到體內的熱流又發動新的更大攻勢┅┅“我也┅┅成仙了!”

    珍妃更加尖聲浪叫,暗中更加使出力量,再次收縮肌肉,緊夾阻止龍勝保熱潮猛撲閘門,閘門搖搖晃晃,但終于在生力軍的支援下,力保不失。

    龍勝保只覺得渾身發熱發燥,身子似乎失去重量,浮到了半空。

    “啊┅┅好妹妹┅┅你太會夾了┅┅!”

    他忍不住再次吼叫起來┅┅他終于明白,為甚么光緒帝會冷落東宮皇后而倒在這石榴裙下┅┅“你不是人,你是妖精!”

    他喘息著,一手緊緊握住珍妃那后白玉般的山峰,所有的女人,只要從男人身上享受x愛,而珍妃卻給男人以最大的享受!

    所有的女人,都不能像她那樣,準確把握
腾讯分分彩五星定胆人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