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恐怖靈異 > 快穿之玉體橫陳

第2部分閱讀

    快穿之玉體橫陳作者:青亙

    穿越校園【一】黎昭

    黎莘從床上清醒過來的時候,太陽|岤針扎般的疼。

    她揉了揉有些蓬亂的發,瞇著眼睛打量四周的環境。

    這是一間風格相當簡潔明了的臥房,白色的天花板與黑色的大床,觸目所及之處,幾乎都找不出其他顏色。

    黎莘不由得在心里嘖嘖稱奇,這里完全不像是一個女孩子的房間。她撐著床沿站起來,慢慢走到屋里一人高的鏡前。

    鏡子里的女孩身量高挑,墨色長發垂至腰際,一雙斜挑的鳳眼微含冷色。桃唇色淡而薄,秀挺的鼻梁與稍揚的秀眉卻相得益彰。

    黎莘摸摸下巴,暗忖這角色原來是個冷美人。

    沒錯,黎莘并不是原身,她本來是一個普通ol,卻被莫名其妙的砸進了這個世界中。必須完成一定的任務數量,才能回去。

    目前她的第一個任務,就是勾引原身的哥哥。

    原身的哥哥黎昭,年長黎莘兩歲,目前和黎莘在同一所高中念書,兩人的父母長年在國外工作,只剩兄妹兩個留在國內生活。

    按理說,兄妹兩個應該感情很好才是。只可惜黎莘性冷,平常就不怎么愛和黎昭說話,再加上黎莘暗戀的人收到了黎昭的強烈反對,兄妹之間更是鬧到了冰點。

    要她看,黎昭確實是個好哥哥,只可惜妹妹太自我,不僅識人不清,還白白傷害了真正疼自己的人。

    想到這里,黎莘忍不住嘆了口氣,如果她能有這么一個愛自己的哥哥,哪還會這么不識相。她原來可是孤兒,根本不知道被人捧在手心里是什么滋味兒。

    也幸虧她是孤兒,才能對勾引哥哥這事兒來的這般心安理得——即便兩人有血緣關系。

    黎莘對著鏡子繞了一圈,發現這具年輕的身體發育的著實誘人。脖頸的弧度優美,精巧鎖骨之下,一對綿軟尖翹的椒||乳|傲然挺立。她扒開睡衣領,驚喜的發現她的||乳|尖仿佛柔化了的櫻粉色,十分引人。

    再往下,是柔韌纖細的腰肢與兩管筆直白嫩的長腿,不難令人想象,若是將之纏在腰上翻云覆雨,該有多么銷魂。

    黎莘對著鏡中的美人拋了個飛吻,嘴角揚起了勢在必得的笑意。

    晚上九點,黎昭準時回了家。

    按照劇情,黎莘這會兒是因為賭氣生病,留在家里休息,但是卻沒有告訴黎昭。所以此時,黎昭并不知道黎莘正在家中。

    但是,當黎莘打理好自己,正準備走出門來個完美的照面時,竟意外的發現令人噴血的一幕。

    彼時正值夏季,黎昭從外面回來,一身的熱汗浸濕了襯衫。他似乎十分煩躁,甚至懶的回到自己的房間,就一把扯開了衣服。

    他正好背對著黎莘,從黎莘的角度,能看到他背部勻稱緊實的肌肉,肩寬而腰窄,健美修長的雙腿。

    只可惜重點部位被遮住了,一時看不清楚。

    偷看的黎莘滿目遺憾之色。

    黎昭脫到這里就結束了,他順手抄起浴巾進了浴室。門后的黎莘在他之后走了出來,望著鋪在地上的散亂衣物,她略略思忖片刻,最終選擇將之收拾起來,扔進了洗衣機里。

    隨后,她坐在沙發上,雙腿抱膝,靜靜的等著黎昭出來。

    穿越校園【二】誘惑

    這一等,就等了一個小時。

    黎昭泡了個澡出來,下身只圍了一條浴巾。他的膚色偏白,雙眉有致,檀發遮住一對與黎莘極為相似的眼。他的五官俊雅精致,唇形微翹,笑時就如朗月清風,帶著與黎莘截然相反的溫潤氣息。

    只是這樣看似削瘦的人,赤裸著身體時卻肌理分明,腹部漂亮深刻的田字一直沿著腰線而下,很好的詮釋了力與美的結合。

    微闔著眼的黎莘暗暗咽了口唾沫,雖說穿越非她本意,但是和這樣的極品來一發,似乎也很不錯。

    她一直拿眼偷覷他,等到浴室的熱氣散盡,她才戀戀不舍的收回目光,裝睡。

    黎昭邊擦拭著滴水的發絲,邊向外走。正當他預備收拾衣服時,視線中就突然出現了黎莘側躺的身影。

    黎昭擦頭的動作頓了頓,眉頭微蹙,似乎不知道怎么開口。

    遲疑了許久,他才試探的開口道:

    “阿莘?”

    黎莘繼續裝睡,沒有回應。

    黎昭抿了抿唇,放輕腳步走近一些,這才發現黎莘雙眸緊閉,呼吸綿長,顯然是睡著了。

    他松了一口氣的同時又有些失落,雖然現在兩人正在冷戰,但她畢竟是他從小疼到大的妹妹。

    黎昭瞥見她單薄的衣著,心中又惱又憐,最后還是妥協般的嘆了一聲,想要上前把她抱起。

    正在這時,黎莘一個翻身,原本卷到大腿的睡裙就蹭到了腰上,露出了白色的蕾絲內褲。

    黎昭的俯身一下子踩了剎車。

    少女緊翹的臀部猶如兩瓣熟透的蜜桃,滾圓豐腴,仿佛咬一口就會滲出美妙的汁液。

    臀部往下,柔軟的布料就深深陷入鼓脹的牝戶之中,勾勒出一道誘惑的溝壑。

    黎昭第一次有了妹妹已經長大了的覺悟。

    少女身上淡淡的幽香如同一只無形的手,劃過他的肌膚,在他身下燃起了一把火。

    黎昭醒過神才發現他竟然這樣盯著自己的親妹妹,當下不由得悚然一驚,狠狠捶了自己一拳。

    他究竟在想什么?!

    望著睡顏單純的黎莘,黎昭深深吸了一口氣,將黎莘打橫抱起來,控制著心無旁騖的往她的房間走去。

    顯然因為這個小插曲,他已經忘記了自己半裸的狀態。有些炙燙的體溫透過胸膛,源源不斷的傳遞到黎莘身上。

    不知為何,她這具身體敏感的過分,她承認她剛才是故意誘惑的。現在看來,不僅僅是黎昭,她自己也因為黎昭的注視而起了不同尋常的反應。

    現在,她可以深刻的感覺到下腹的麻癢,以及布料摩擦過肉瓣的淡淡濕意。

    真是好想撲倒哥哥啊啊啊!!

    黎莘心里無比怨念,黎昭離得她很近,刻意放低的呼吸撲在她臉頰上,帶著沐浴液的清香。

    她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黎昭的懷抱,是如此的令人眷戀與蠢蠢欲動。

    穿越校園【三】溫柔

    黎昭抱著黎莘走到了房間里,動作溫柔的把她放到床上,又拉過被子替她蓋上,小心的掖好被角。

    黎莘舒適的翻了個身,看著并沒有醒來。她的雙頰生暈,帶著往日所不可見的嬌憨。

    黎昭寵溺的笑了笑,直起身子,微屏著呼吸退了出去。

    雖然阿莘偶爾有些固執,但畢竟是他最疼的妹妹。不管她想要什么,他都會盡量滿足她——

    除了那個男人。

    一想到黎莘的暗戀對象肖期,黎昭的神色不由得晦暗了下來。

    肖期與他同屆,家境貧寒,因此學習也格外努力。顯然是帶著意欲出人頭地的抱負。

    黎昭向來不會看輕努力的人,但黎家家境優渥,如果肖期是想藉著自己的妹妹少奮斗十年,他是絕對不會允許的。

    更別提,他在吊著黎莘的同時,還帶著一個整天和他哥來妹去的小青梅,從不避諱在人前恩恩愛愛。

    黎昭攥緊雙拳,眼中滑過一道厲色,很快便消失不見。

    黎莘當然不知道自己無意之中又增強了自家哥哥的保護欲,此刻她正躲在門后,等到聽聞黎昭的腳步聲遠去,才輕抒了一口氣。

    第一天實在不宜正面相撞,這樣的方式更為柔和。再加上她不大不小的勾引了哥哥一把,也算是在他心里留下了痕跡。

    黎莘得意的勾唇笑了,她在原地轉了幾個圈,一頭撲在柔軟的床榻上。

    根據她的目測,黎昭下身那物的尺寸天賦異稟,這讓她對日后的攻略更有興趣。

    她已經在期待那一天了。

    次日清晨

    黎莘是被陽光的亮度刺醒的,她看了眼鬧鐘,發現時間還早,但門外已經傳來米粥的清香。

    黎莘一個激靈坐起來,迅速穿衣洗臉,拾掇好自己。

    當然此拾掇非彼拾掇,她將睡衣松垮的領口往下拉了拉,剛好露出一半白皙飽滿的軟肉,欲掩非掩。

    同時,她撥了撥發絲,微微有些蓬松的墨發灑在肩畔,另有幾縷垂在耳邊,讓少女原本還有些稚嫩的面容多了幾分女子的嫵媚慵懶。

    還好她在穿越之前正處在一個輕熟的年齡,既不缺少女的明麗,也擁有女人的魅力。

    把肩帶險險的拉到圓滑肩頭,黎莘潤了潤唇,拉開門走了出去。

    黎昭不愧為好哥哥,不僅疼妹妹,照顧人也很有一手。黎莘環視了一圈家里井井有條的擺設以及桌上精致的早餐,嘖嘖稱嘆。

    她不禁回憶到昨晚他鋪了一地的衣物,清俊面孔下精壯的身材

    “阿莘?”

    還沒等黎莘的口水流出來,黎昭就從廚房里走了出來,面上帶著淺淺笑意:

    “過來吃早餐吧。”

    此時他穿著校服,袖口挽到臂肘,襯衫的領口微松,多了幾分休閑愜意。

    制服誘惑?!

    黎莘的腦海中瞬間蹦出了這幾個字。

    黎昭不著痕跡的打量他一眼,瞳孔深處似有什么劃過,卻又極快的隱匿不見。

    “雖然是夏天,但你也不能穿這么少。”

    黎昭責怪道,也沒有在意黎莘的不語,上前將一件輕薄的外套搭在她身上。

    穿越校園【四】曖昧

    黎莘愣了愣,隨即迅速反應過來,面前的可是自己的攻略對象。最為了解黎莘原身的人!

    她立刻尋摸了幾遍黎莘原身的表現,總結出最佳的應對方法。

    她微微低頭,不自然的撩了撩耳際的一縷發絲,輕咳一聲道:

    “哥。”

    黎昭怔了一怔,之后輕輕挑唇,眼中清暖的柔色更甚,幾能將人溺于其中。

    “嗯。”

    他低低應了一聲,揉了揉黎莘的頭。

    黎莘的耳邊泛起了不自然的紅暈,她咬了咬唇,喏喏道:

    “我又不是小孩子。”

    黎昭揉她頭發的動作一滯,片刻后故意上下掃視她一眼,忍俊不禁道:

    “是嗎?你多大了?”

    黎莘似是急了,氣惱的一把拉過他的手按在雙峰上。隔著薄薄的衣物,黎昭能清楚的感受到手下兩團軟膩如脂膏的棉||乳|,以及略略凸起的頂端紅櫻。

    這一下,兩個人都愣住了。

    還是黎莘先反應過來,她甩開黎昭的手,臉頰一下子燙紅:

    “我,我去換衣服!”

    語罷,她抓緊衣服,匆匆的跑回房間。

    黎昭留在原地,那只手不自然的垂在身側。他把手背到身后,緊緊攥住衣擺,卻始終覺得那美好的觸感揮之不去。

    不知道在原地等了多久,黎莘才衣著完整的姍姍來遲,神色已經恢復了自然。

    黎昭看見她,勉強露了個笑臉道:

    “快點吃飯吧,小心遲到。”

    黎莘點了點頭,上前拉開椅子坐下。黎昭則為她乘好粥,擺在她面前。

    黎莘舀了幾口,表情有些糾結。

    “怎么了?”見她這樣,黎昭有些疑惑的問道,“粥的味道不對嗎?”

    黎莘咬著勺子搖了搖頭:

    “粥很好喝,”她說著頓了頓,過了好一會兒才吞吐道:“哥,你今天能不能送我去上學。”

    原本黎昭就是送黎莘上學的,只是兄妹二人吵架后,黎莘就沒再讓黎昭送過。

    黎昭望著她期待又強自忍耐的模樣,淺笑道:

    “好。”

    得到了他的肯定答復,黎莘的雙眸一下子熠熠生輝。

    吃過飯后,黎昭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就帶著黎莘出了門。

    應黎莘的要求,兩人今天是坐公車去的學校。畢竟是早上,公車里人很多,黎昭把黎莘護在身前,免得她被擠到。

    車轉過了一個路口,由于慣性,黎莘沒拉住把手,向后退到了黎昭懷中。她的手也不小心按在了黎昭的下腹上,隔著褲子,觸碰到那物。

    她的力道并不重,反而如同揉弄一般。黎昭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即便知道身前這人是自己的妹妹,竟也是險些控制不住要起反應。

    得虧他自制力強,雖說面上稍稍色變,但很快就平靜了下來。

    黎莘心里好一陣唉聲嘆氣。

    即便她這次任務先天條件深厚,不必刷哥哥的好感度,但這個哥哥著實有些難以上手。

    她暗自屏了一口氣,瞅準機會,在公交車剎車的時候向后倒去。

    她的動作突然,黎昭下意識的摟住她的腰,二人的身體緊緊相貼在一起。從遠處看,就像一對相依相偎的小情侶。

    黎昭的下巴抵在黎莘的頭頂,清甜的馨香縈繞在他鼻尖。黎莘抓著他的手臂,手心的肌膚柔軟微涼。然而她的臀卻恰好在他腹前,伴隨著公車的搖晃輕微的摩擦,燒的他整個人都火熱了起來。

    冰火兩重天。

    穿越校園【五】肖期

    黎莘還有些不安分的扭動,明明那團鼓起的物什都要隔著衣服陷入她的股縫之中,她還兀自扭動的歡樂。

    黎昭一時哭笑不得。

    煎熬了一路,下了公車之后,黎昭耳際的紅暈已經蔓延到了臉頰,幸虧此時正值夏日,就算有些異常也并不明顯。

    黎莘卻是一點異常都沒有,她改挽著黎昭的手臂,平素冷淡的面容上帶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

    黎昭正是尷尬的時候,他頗為心虛的往身邊瞥了一眼,正見黎莘低頭輕笑,罥眉微籠,眼中的水色漾成了細碎的渺波,竟是說不出的溫柔小意。

    黎昭覺得自己的心口停了一拍,目光久久落在她身上,無法挪開。

    似乎感受到他的注視,黎莘微微仰頭,疑道:

    “哥,我臉上有東西嗎?”

    帶著被抓包的羞愧,黎昭失措的別過了頭:

    “沒事。”

    黎莘拉近了他的手,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胸前兩團高聳正貼在他手臂上。

    “你今天怎么老是低著頭。”

    黎莘說著,就想要歪了頭去看他。黎昭一個沒注意,差點碰上她湊近的唇。

    他連忙向后退了兩步,無奈道:

    “別鬧。”

    黎莘見他認真,也就吐了吐舌,不敢再戲弄他。

    只不過他們并肩走了沒幾步,面前就出現了兩個不速之客,十分沒有眼色的上前打招呼。

    “早安。”

    肖期掛著一貫的微笑,絲毫沒有顧及黎昭不悅的表情。他的身邊還跟著一個嬌小的女孩,怯怯的跟在他身后,很是怕生的模樣。

    黎莘明顯感受到了黎昭的變化,她安撫的拍了拍他的臂彎,一邊轉過臉,不動聲色的開始打量肖期。

    這個原著的男主角實在是有些差強人意,要知道,她可是對他給予了很大興趣的。但現在佇立著的這人,雖然身材高大,面容勉強算得上英俊,比起她身邊的黎昭卻是差的狠了。

    原身究竟是怎么做到在這樣強烈的對比下,還能義無反顧愛上肖期的?

    果然是主角光環無人可擋嗎。

    黎莘充滿惡意的猜測,一不小心就神游去了天外。 等她回過魂的時候,才突然發覺肖期的臉色已經漲的青白。

    她一頭霧水,忍不住把疑問的目光投向了黎昭。

    黎莘:我錯過了什么事?

    黎昭:

    黎昭不由得感慨,今天的妹妹除了很有魅力之外,似乎多添了一條脫線的屬性。

    “阿莘,”黎昭咳了一聲,面上滿是嚴肅,眼中卻溢滿了笑意,“肖同學在跟你打招呼呢。”

    黎莘聞言,暗中翻了個大白眼。

    打招呼不大聲點,禮貌點就算了,沒有回應就要甩臉色看,這是要鬧哪樣?

    于是她十分敷衍的擺了擺手:

    “抱歉,你聲音太小我沒聽見。”

    語罷,她也不去看肖期變幻莫測的怪異表情,拉著黎昭就往校門走。

    嗯,還是和哥哥培養感情什么的比較重要,不是嗎?

    穿越校園【六】親昵

    黎莘一直拉著黎昭走到了教學樓下,直到再看不見肖期的身影才停下。

    “煩人。”

    黎莘嘟囔著松開了黎昭的手,少有的表現出了生動的一面。

    黎昭彈了彈她的額頭,唇角微挑,笑意清淺:

    “怎么,前幾日還為了他和我鬧別扭,今天就移情別戀了?”

    他的語氣略帶調侃,可眸中卻潛藏著深意。心思敏感的黎莘品的出,黎昭已經開始懷疑了。

    思及此,黎莘心念一動,面上很快浮現出一副委屈的表情。

    “明明,明明是哥哥你的錯。”

    黎昭聽此一愣,訝然道:

    “這和我有什么關系?”

    黎莘咬著唇,雙眸低低垂了下去,鴉青色的濃睫在她的眼窩處投下一片陰影。

    咬唇是原身很喜歡做的小動作,這個倔強的姑娘雖說孤僻了些,特點倒是十分鮮明。

    “哥哥最近都不怎么關心我了,我只是想著,如果這么做,哥哥是不是會多在意我一些。”

    黎莘說的半真半假,黎昭前一段時間忙碌,慢待了黎莘是真,至于黎莘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裝作喜歡肖期,那就很難說了。

    黎昭的神色一下子凝固住了。

    他從來沒想過,造成他們二人冷戰關系的竟然是自己。

    心中的愧疚一下子噴涌了出來,黎昭張了張口,啞然著不知說些什么。

    等到黎莘的唇咬至泛白,他才心疼的摟過她,輕拍著她的背安撫道:

    “不會了,以后再也不會了,這都是哥哥的錯。”

    黎莘半掀起眼瞼睨他:

    “說話算話?”

    黎昭湊過去,輕貼了貼她的額頭,寵溺道:

    “絕不反悔。”

    黎莘立刻轉悲為喜,歡呼一聲摟上他的脖頸,迅速在他嘴角啄了一口,隨后就帶著得逞的笑容跑開了。

    黎昭還沒有反應過來,唇瓣溫熱的觸感久久未散,他怔怔的撫了撫嘴角,心里頭滿是復雜的滋味。

    驚惶,迷茫,竊喜,卻獨獨少了應當被血緣羈絆的痛苦。

    他這是怎么了?

    這一天,黎昭怕是都沒有心思上課了。

    黎昭那邊暫且不說,黎莘這頭也遇到了一些麻煩。

    首先,她費了許多時間才找到自己的位置。因為這些任務的自由度很高,她除了能擁有原身的部分重要記憶之外,其他都要靠自己摸索。

    原身顯然不是個受歡迎的人,進了教室連一個上來說話的都沒有。為了不惹人懷疑,黎莘還是擺著一張面癱臉,通過辨認那些少的可憐的記憶來找到課桌。

    就在她剛坐下不久,門外面又來了人找她。

    黎莘曾一度以為找她的人是自家哥哥,所以當她見到門外的肖期時,心情差到了極點。

    “什么事。”

    黎莘懶得拿好臉色對他,問話也十分不耐煩。

    肖期的笑臉因此有一瞬間的僵硬。

 &nb
腾讯分分彩五星定胆人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