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美女大律師張丹璇

14

    [email protected]兄小說[email protected]超速更新@

    恩、輕些,疼!’阿光停頓一會兒,体驗如此美女的处女對自己的夾紧的享受,也讓美处女的桃源仙境適應一下自己這初次闖入者的粗細。然后才慢慢向里插进。

    感到一層肉膜的阻擋終于來到了美处女待開的圣潔花苞,象征純潔貞操的处女膜。阿光沒有进一步挺进,而是緩緩來回抽動擴充著,同時手口并用,挑逗刺激美处女達到更高的欲念顛峰。

    這時阿光才抽出,只留卡在口,正當张丹璇感到内突然被抽空有些失落時,阿光大力插入,準備一鼓作氣刺破处女膜為美处女開花苞,‘?當!’新婚房臥室的門被一腳踹開,朱羅怒氣沖沖闖了进來。

    床上的兩个人被驚呆了。阿光插进一半的頓時停頓在那里,一下子软了下來,张丹璇也被驚的欲念全消。

    朱羅這几天猶如跌进地獄一般被折磨煎熬著。

    他的人生一直是春風得意的,雖然出生在農村,家境也不好,但憑著自己的聰明和努力,不僅考上了一所知名的大學,畢業后還順利從政,靠自己的手段依靠上了省委副書記這大靠山,在他的扶持下,青云直上,成為市里最年輕的局長,政壇的一顆耀眼的新星。

    多年的政壇經驗又使他明白如何鋒芒不露、小心謹慎。在金錢和美色面前一直把持的很好,雖也曾利用權力為自己謀些方便,為老靠山索要些價值不菲的真品古文字畫。但他自信都做的滴水不露。至于女色,他在朋友前常常有句口头禪‘決不效前輩政客裙下栽’。雖然不是出家修行點滴葷腥不沾,但一般庸脂俗粉還不入其眼。

    直到遇見了张丹璇,立時被她的美麗、氣質所吸引,兩人很快墜入爱河確定了婚期。但有一个煩惱一直困擾著他。他内心里反對张丹璇兼職做模特,近來圈里又傳來流言,說她已經開始下海,并按開出的驚人‘身價’收費,陪吃飯5萬而且上下都不許摸;讓她脱光上身露玉峰要價15萬,如果想摸她的雪峰再加5萬;讓她一絲不掛三點盡露要價25萬,再加5萬可以摸邊她的全身;讓她陪洗鴛鴦浴并為你開價50萬,包她一夜要價100萬,還說得到她的初夜的富豪花費了800多萬港幣。

    朱羅開始不相信,后來就有些怀疑,畢竟她们接觸的都是成功的富豪,許多女子都把握不住為金錢獻身,张丹璇能例外嗎?于是朱羅一方面開始注意靠手中權力聚斂財富,一方面亲近张丹璇想驗證她是不是真的守身如玉、冰晶玉潔。可是张丹璇雖任由他亲吻撫摩,卻一直不同意和他真正消魂。說什么保留在新婚夜,她可以將自己純潔、清白的身子完整地奉獻給心上人。搞的他多年因權力壓抑的很好的之火開始不受控制起來,特別是他生日那天,藉著酒性本來以為可以得到张丹璇的身体,可還是被他拒絕,自己不想太急色被她看輕,只好在她離開后,第一次破天荒找小姐泄火。

    不知為什么那么巧,正被臨檢的警察抓个現行,費盡周折才壓下來,事后他十分后悔,怀疑這是被政敵對手陷害,不知有沒有破壞了他運作很久的這次換屆升遷至市長位子的計劃。可漏屋偏逢連夜雨,昨天老靠山來電話說他可能提前退居二線了,言外之意怕是無法再扶植他了,這雖令他倍感失落,但另一个消息卻讓他真正感到窮途末路的來臨。

    為了抓住张丹璇的心,近期他主持高速公路建設時,第一次違反自己謹慎的原則,收取了120萬的賄賂。不想這事這么快被捅到了省紀檢部門,老靠山為了自己下來后權力還能有后續最后動用了一次權力,與紀檢委的秦壽書記商討如何壓下此案。此次電話就是告訴朱羅,這次他进入了政敵的陷阱,只得放棄升遷自保要紧,秦壽書記素來與他不合,這次是看在他要退了另外也相信是為了競爭市長位子有人誣陷,才同意暫時壓下。老靠山最后還叮囑由朱羅自己謹慎搞定秦壽這方面事情。

    朱羅一下被這个消息打下深淵,整整一天一夜沒合眼,惶惶不可終日,多方打探才知秦壽素來鐵面無私,兩袖清風,視金錢如糞土。看來是天滅自己啊!正在絕望之際那个賄賂他的人突然打來電話,告知秦壽妻子癱瘓多年,只有少數几人知道内幕,曾用極品女色打開過他這扇門,另外秦壽曾在一次活動中見過张丹璇并驚為天人,私下曾對亲信說起。

    希望亦無望,朱羅在一次會議上見過秦壽50多歲,胖胖的身材矮小,還挺个大肚子,头發都快禿了,自己怎能忍心把心爱的冰晶玉潔的漂亮新娘送給這老家伙享用。想到這,他開始强烈思念起张丹璇來,決定聽天由命把事情放在一邊,去张丹璇那里尋些溫暖關怀,否則自己就會崩潰了。

    可哪里也找不到她,手機也關機,問她的阿姨支支晤晤說在新房那,等到了新房就聽見臥室里傳來了张丹璇嬌柔婉轉、哀婉凄艷,時而短促,時而清晰的嬌呻柔啼的呻吟聲,原來傳聞都是真的,一腳踹開臥室的門,眼前的景象讓朱羅錐心刺痛。

    艷若春霞,烏云疊鬟、杏臉桃腮、淺淡春山、嬌柔腰柳、肌如瑞雪、光瑩嬌媚,真似海棠醉日般自己的新娘仰臥在婚床上。身上壓著一具同樣委瑣男人的丑惡身体,新娘兩腿大開著,那潔白的小腹下端,一團淡黑而纖柔卷曲的少女阴毛是那樣嬌柔可爱地掩蓋著处女那條圣潔神密、嫣紅粉嫩的‘玉溝’。而此時一只大正插在里面,緩緩抽出。口、草叢中身下的床單上到处是乳白色的粘稠物。

    朱羅亲眼看見另一个男人的從自己未婚妻那說什么保留到新婚夜,將純潔、清白、完整地奉獻給自己的圣潔花苞中抽出來,還帶這一絲黏液的粘連。

    朱羅木在那里,心中充滿了絕望。連阿光慌忙穿衣從身邊逃走都晃若未觉。

    ‘原來一切都是假的,世上沒什么可相信的,她竟然在婚床上!’他一摔門離開了。

    接下來几天张丹璇一面慶幸自己的处女身沒被淫兽阿光占有,一面找機會向朱羅解釋。可是他拒絕見她,手機也不接聽,只是派人將婚禮的日程安排通知了她。张丹璇釋然了,心想等到新婚夜一切就會明白了,于是憂心重重的準備起婚禮。

    婚禮如期舉行豪华、隆重。來的賓客特別多,畢竟是證壇新星與第一美女的婚禮嗎!可是婚禮的主婚人卻出乎大家意料之外,雖說是省紀委的一把手,但形象與婚禮的新郎和新娘太不協調了這其中的原因也只有朱羅一个人知道。

    傍晚,賓客散盡,新房里的新郎和新娘兩个人卻各怀心事不知如何打開這些天的僵局。微醉的朱羅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考慮如何開口將自己這些天内心反覆斗爭的決定告訴张丹璇:既然自己的新娘早已獻身于不同的男人,這次為了自己和她未來的幸福也不在乎多面對一个老男人。张丹璇也在臥室梳妝臺前一面卸妝一面想該怎么將那天的誤會解釋給心上人。

    ‘喝杯水解解酒吧。’終于张丹璇倒了一杯水放在朱羅的面前,先開口打破僵局。

  
腾讯分分彩五星定胆人工计划